当前位置: 主页 > 海子诗词翻译 >
2020 03-23

何雨珈: 不想当吃货的作家不是个好翻译

Comments 阅读:

  何雨珈,八五后,四川绵阳人,北京外国语大学英语学院本科,香港大学新闻与传媒中心硕士。2008年北京奥运会志愿者,2012年香港凤凰卫视专题部任助理主编,2014年在成都七中当英语教师,2009年 至今为文学翻译。译作有《喀布尔女孩》《再会,老北京》《纸牌屋》(1、2)《我的另一种人生》《山中最后一季》《丹麦女孩》等。

  何雨珈一直想有间安静的书房,可以躲在里面很长时间不出来,在那儿喝茶、看书、做手工、写东西……总之,围绕她的一切都在书房完成。从北京回成都,何雨珈终于有了这样一个空间。她真的每天在里面看书写作。

  “有人问我,你回成都做什么?我答不出来。只能说北京的房子买不起。”好像没有比当个作家更“筛边打网”的事了,何况何雨珈不是严格意义上的作家,她也写作,但更多时候,她是翻译。在翻译完《纸牌屋》和《纸牌屋2:玩转国王》后,何雨珈出名了。

  翻译《纸牌屋》给何雨珈带来了名气,也带来烦恼。“和人相见时总被介绍,这位是《纸牌屋》的翻译,搞得我像是做美剧字幕的。”其实2016年何雨珈还翻译了《山中最后一季》和《丹麦女孩》,加上翻译梅英东的《再会,老北京》,这才是她自己最满意的翻译作品。

  出名并非何雨珈的追求。她只是喜欢看书,喜欢书中的故事。她从小就这样耽于幻想,耽于文字带来的美感。她小学二年级看完《废都》。《穆斯林的葬礼》那么厚,她用一个下午看完。《红楼梦》她看几十遍。从古典诗词到《哈利·波特》,从聂鲁达到海子,甚至高晓松早期作品《致诗人》《月亮》的歌词,她至今都能背出。巨大的阅读量,让何雨珈对文字有很强的感知力。

  有名气的好处还是显而易见的。由于特别喜欢《哈利·波特》,何雨珈一直期待JK罗琳的新作《神奇动物在哪里》上映,其主演小雀斑埃迪·雷德梅恩是何雨珈非常喜欢的,翻译《纸牌屋》让何雨珈幸运地接到小雀斑埃迪·雷德梅恩主演的《丹麦女孩》原著的翻译工作,加上《山中最后一季》和11月底即将新出的《当呼吸化为空气》,这三部翻译新作是何雨珈在2016年交出的成绩单。

  看完这几部值得一读的新书,会发现和《纸牌屋》相比,何雨珈的翻译水准进步不少。以前她会炫技,会到处给朋友讲,“你看这段翻得多好!”从《丹麦女孩》开始,她越来越隐藏自己,不炫耀,不沾沾自喜。尤其在翻《当呼吸化为空气》时,何雨珈更是放下自我,十分尊重原来的文本。“翻《当呼吸化为空气》时我一直努力想象,作者是在用中文写作。”如果说不抱怨是成熟的人生态度,那么懂得删繁就简也是。“不要用自己所做之事来自满。”

  也许,人到了一定岁数,才真正懂得不期待、不强求、不假设、不预设一个目标的道理。过去的何雨珈可不是这样哦。她在号称川西北“第二监狱”(第一监狱当然是指真正的监狱)的“绵中”读高中,当年高考英语成绩只差两分满分。从北外毕业时曾在央视旗下的纪录片公司实习,还幻想自己有朝一日成为纪录片导演。

  在顺利和纪录片公司签下合约时,她和男友也从学校搬出来租下自己的房子。一切变得符合她的期待。

  “搬家后做第一顿饭,买菜时遇到车祸,导致小腿粉碎性加开放性骨折。”直到现在,何雨珈的小腿仍留有8颗钢钉和一根长达10多厘米的长钉。6个月的住院治疗给何雨珈带来很多改变。在医院时她天天看书,周围病友换了一拨又一拨,她终于觉得,过去的自己封闭而自我。

  “我从小成绩好,活得挺自我的……学英语,看见外国人就会冲上去拉着别人聊天,把自己学到的都聊出来,却不想对方的感受。住院时抱怨自己的遭遇,却看到更多比我不幸的人。那是我第一次真正去了解周围的真实世界,和周围的事物感同身受。”

  住院期间,何雨珈开始在学校的BBS上找事做。她翻译的第一本书是大卫·休谟的《人性论》。这本书没有出版,一直留在何雨珈的电脑里。她翻译出版的第一本书是《灵魂交易者:营销的谎言与真相》。随后她继续接到科学出版社的工作,比如翻《力挽狂澜:希拉里的领导秘诀》这类书。“再 烂 的书,认真去翻都会很有收获。”那段时间,何雨珈一边养伤,一边打(车祸)官司,同时完成了自己的前3部译作,包括第一部小说,珍娜·布鲁姆的《拯救我们的人》。她的翻译稿费从最初的60元/千字涨到80元/千字。“除了上海译文会给版权,其余都是包干价,还得自己付20%的税费。应该说,笔译是个辛苦又不赚钱的差事。但我很喜欢。”

  车祸官司的法院判决下来后,何雨珈决定继续读书。她想起自己想当纪录片导演的梦想,于是去香港大学读新闻专业的研究生。“受伤的腿还没好,我是放弃手术,拄着拐去读书,又同样拄着拐去凤凰卫视实习的。”

  和做纪录片导演的梦想相比,当名记者也未尝不可。何雨珈努力实习,想留在凤凰卫视,甚至想好了一旦留下来就在深圳租房子。没想到后来李戡(李敖的儿子)来实习,何雨珈终于觉得:“我打败 千军万马 得到的实习机会,别人却毫不费力信手拈来。”错愕的感觉,像在跑步机上奔跑,你尽了全力,却仍在原地。

  优秀惯了的何雨珈第一次觉得,有些事没法去争。由于伤腿一直没恢复,钢板断在里面,何雨珈只能回北京再做手术。一切像回到原点。她有过的理想都没实现。“就像现在做笔译,只能说是变相完成了自己的作家梦。”和《纸牌屋》相比,那时她自己最满意的译作应该是梅英东的《再会,老北京》。

  梅英东和何伟曾一起来成都,在四川大学学习汉语。“后来何伟去涪陵,写了《江城》,进而走遍全国,写了《甲骨文》和《寻路中国》。梅英东去了北京,在北京一所小学任教。何雨珈在港大读书时,梅英东正好是港大的教授。“他在课堂上讲北京生活,我也在北京生活了8年,大家对北京有很多相似的感受。下课后我主动找梅英东,告诉他我想翻他的原著。”

  何雨珈对北京有某种情结。翻译《再会,老北京》时,她正在北京积水潭医院度过人生中的一段艰难时光。身体上的痛楚,会让一个人的内心更敏锐。和《纸牌屋》相比,《再会,老北京》的题材和言说方式也更符合何雨珈的个人喜好。当然,作为英美剧迷,当编辑问何雨珈想不想翻《纸牌屋》时,她还是开心地一口答应。

  那时,何雨珈刚回成都,在7中当老师。房子、物价、工作处处不合意。她喜欢老师这份工作,喜欢学生,但生活限制多多,让这个散漫惯了的姑娘觉得拘束,她没有找到在成都生活的感觉。白天上课,晚上翻译。就这样用半年时间翻完《纸牌屋》。

  《纸牌屋》出版后,编辑把何雨珈的微博地址印在封二上,让她的微博粉丝暴增。当然也有人就书中的某段某句断章取义,说何雨珈的翻译是“谷歌”水平。要知道,《纸牌屋》原著以英国政坛为背景,作者是真正在政坛摸爬滚打过的人,书中的权力倾轧和政治斗争比剧中更真实、直接、敏锐、残酷,对何雨珈来说,知识结构上的缺陷很难避免。

  所以她在《纸牌屋》的译后记中写道:好的文字总是令人失语,伟大的作品更是令人心存敬畏。”书已付梓,她不想再多说。在她看来,好的译者应该是隐身的。像很多人看完梅英东的《再会,老北京》或何伟的《寻路中国》《江城》时,一度以为作者原本是用中文写作。“我想,这才是翻译上最大的成功。”

  再后来何雨珈辞掉工作,在家专心做全职翻译。总体来说,这工作收益不多,勉强负担生活。也许,她曾有过看上去更远大的抱负,但现在她更深地沉浸在书本的世界。除了保持一定的翻译量,她不会刻意规划每天的生活。有时,她会用好几天的时间和朋友在一起玩,去逛成都的大街小巷,跟太阳出行,唱着歌回家。

  生活的变化带来心境的变化。今年翻译《丹麦女孩》和《山中最后一季》时,何雨珈呈现出了和过去不同的翻译风格。应该说,这确实是一种进步和成熟。翻译、做饭,认真生活,给何雨珈安静、安全又确切的感觉。“不知道你有没有看过一部电影叫《朱莉和茱莉亚》,里面讲, 我的生活充满不确切,但当我把巧克力酱和蛋黄混合起来,我确切地知道它们会融合得很好,确切地知道它们会好吃 。”

  说起来,是在车祸后的养伤期间,何雨珈才逐渐发现生活的乐趣。有人来探望时,送了烤箱,她就认真学做烘培。她在豆瓣的收藏中有“如何制作《布达佩斯大饭店》中的招牌甜品”这类帖子。她家的阳台不种花草,种的是薄荷或香草。

  和普天下的吃货不同,何雨珈并非喜欢吃,而是单单喜欢做东西给别人吃,像翻译好书,为的是和更多人分享。她的生活越来越平静,接地气,她喜欢的作者和文字风格也是。归根结底,“一个人到世界上来,来做什么?爱最好听的、最好看的、最好吃的。”这话是木心说的。木心死了,但活过才知道,人生删繁就简,抛却一些不必要的东西,是种快乐与清醒。

  难怪她会在微博上写:“我说我胸无大志,只想征服爱人的心与胃。用一句俗得不能再俗的话来说,唯有美食与爱不可辜负。”尤其今年,何雨珈过得越发充实忙碌。当然忙要看怎么定义。被外界役使,有必须完成的事,那她不忙,但想做的事那么多,每天都欢天喜地,不让自己消停一分钟,从这个意义上讲,何雨珈倒是忙得很呐。

  她变着花样做早餐。今天是棉花糖吐司,明天是牛油果烤鸡蛋,后天是茶碗蒸,大后天是苹果派什么的,午饭要看当天的心情。无论三餐吃什么,何雨珈重视摆盘,她喜欢一切看起来很美好的样子。她在微博上晒出自己做的甜品,居然有陌生人私信问可不可以订购。

  她保证每天8小时左右的翻译时间。她在书房工作,双手在键盘上敲击,故事在屏幕上展开,又生动,又闪耀。翻译文字的感觉,像秋天的风吹过原野,像把海边捡起来的贝壳贴在耳边听。有时她做得投入,再抬头,天已黑了,但更多时候,她一边翻译,一边惦记着厨房里的火炉。“今天吃粉蒸牛肉,提前两个小时蒸上,一边工作一边记得过一个小时去添点水,再蒸一个小时。”

  结婚纪念日,她为爱人奉上法式煎鸭胸、烟熏三文鱼沙拉和“贤妻酱”意大利面,也会在日常晚饭时端出各种炒菜和排骨竹筒饭。“老公的嘴已被我养 刁 了。以前我怎么做他都会说好吃,但现在他居然会给出 这次的芝士蛋糕不够细腻 之类的差评。”

  有个吃货老公是怎样的体验?当何雨珈走出书房,她发现,老公在餐桌上研究一个鸡蛋——“听说,春分鸡蛋容易立起来哦!为什么这一天鸡蛋容易竖起来?因为春分时呈66.5度倾斜的地球地轴与地球绕太阳公转的轨道平面处于一种力的相对平衡状态,有利于 竖蛋 。此外鸡蛋表面有许多突起的 小山 ,只要找到三个 小山 构成的三角形,并使鸡蛋的重心线通过它,这鸡蛋就立起来了——何雨珈,春天来了,今天我要吃春芽炒春分鸡蛋。”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主页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haizishicifanyi/1109.html

上一篇:诗歌翻译:海子·《九月 下一篇:谁能把海子的这首诗翻译成英文?
  • [海子诗词翻译]谁能把海子的这首诗翻译
  • [海子诗词翻译]何雨珈: 不想当吃货的作
  • [海子诗词翻译]诗歌翻译:海子·《九月
  • [海子诗词翻译]北大诗人姜涛摘得第二届
  • [海子诗词翻译]一周文化讲座│“向世界
  • [海子诗词翻译]当外国人遇到中国诗
  • [海子诗词翻译]十年祭 张枣究竟是多大的
  • 公益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