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海子诗词翻译 >
2020 04-14

春日忆海子

Comments 阅读:

  我相信,对于很多人,当他们看到春天的盛景,会习惯性地想起某首歌,想起某首诗,想起某句缠绕在心中多年的话语,就像他们看到大海时一样。

  今天,我想起了窦唯的《暮春秋色》,他唱道:“起风了,骤雨下天,暮春秋色。”我想起了海子的《山楂树》,诗中说:“火红的山楂树/象一辆高大女神的自行车/象一女孩/畏惧群山。”

  这首诗里的山楂树是夏季的山楂树,即使现在是春季,那又有什么关系。只要存在于热爱自然之人的心底,所有自然的景象,无论何时何地浮现于脑海之中,都不显得突兀。

  这个春天到来得很突然,因为持续多日的疫情,磨灭了很多人心中对季节的感知。对于人类,最重要的到底是什么?是生命,是青春,还是保持高度纯洁的精神与内心?我看到桌上海子诗全集的腰封上面写着:“最纯粹的诗人海子。”如果一个人已经离开世界,对他最高度的评价莫过于此。这本厚厚的诗集,2009年第一次印刷,直至今日已经多次再版,其他海子的诗集络绎不绝地浮于市面,良莠不齐。广告语、综艺节目,很多地方我看到海子的痕迹,有时候不由得嗤之以鼻,却又不得不思考他现在之于世界的分量。这种广泛却又浅显的认知,于诗人是好是坏,其实没有评价的必要。斯人已逝,生者的行为似乎无法阻挡,但永远在逝者的影响下,他们就像天地,虽“不仁”,却总是在孤独的时刻给予慰藉。

  我看到有太多执著的人,日复一日思索着生存的意义,敏感、脆弱与矛盾在空荡的房间升华成文字。仔细去听,你能听到寂静的力量在包裹写作者的神经,融化成一片倔强的迷雾。对于海子,我相信也是如此。为何要写作?在我心中,海子的诗歌语言是从他的意识之中流淌出来的,就像这世界上任何一条绵长的河流,无法阻挡。他的诗可宏大、可精致,充斥着决心与渴望。他让你信任。海子从来不吝啬爱的使用,以至于爱夺去了他的生命。他以天才的身份降临到世间,有些时候不敢回忆,只能让所有冰冷变得冰冷。那些爱,白纸黑字,就像婴儿一样崭新,充满活力。也有纯洁的恸哭,喝醉时酒杯的安全,在爱情里生长:

  海子相信出生,相信女性,相信鲜血流淌,相信悲伤。他的诗中时刻体现着故乡的分量,诗歌荣耀终点的光芒,以及自然深处纯洁的律动。每个人都是自然的一部分,我们如何拒绝太阳的哺育、故土的召唤和母亲的抚摸?能够在亲情和爱情中降临和重生的,不只是海子,而是我们所有人。我们习惯于在文字、音乐、影像中寻求共鸣,其实真正的自我感动不是来自于外界,而是我们自身。

  我曾经无数次在自己最痛苦的时刻铭记起海子的箴言,我走在北京昌平西环里小区的路上,那里早已消失了一切诗人存在过的痕迹。我曾经去过海子故乡的村庄,道路已被各路来者踏平拓宽,唯有诗人的预言永存:

  海子的诗歌时刻体现着他作为一个天才的洞察性。他从《罗摩衍那》《圣经》中汲取生命真谛,透过尼采、叶赛宁、荷尔德林的视野观看世界,在梵高、莫扎特的艺术创作中感知情绪的可能。对比海子的短诗,他的长诗更能体现他的诗歌抱负。两种不同形式的表达似乎也将海子的生命切割成了两个维度,但又互有相通。短诗抒情,长诗则包含点燃生命的力量。

  “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对于悲伤来说,时间显得尤为残忍。因为时间包容了万物,却很难带来奇迹。在这里我不想探讨自杀的对错论,诗人之死不适合放入这个僵硬的圈套。但是他的死对于亲友的影响,却是无法忽略的。那个的春天不全是属于生命的,也属于绝望、空虚和破碎,那些无法拯救的孤独,洋溢在诗人的周围。我以为人们总可以得到他想要得到的,除非他想要的一切世上已不存在,对这个世界的认知过于完善,只能从死亡中获得那些未知的希望与意义。有人说,被迫孤独和选择孤独是截然相反的两件事,那我相信海子选择了孤独。

  有时我想念海子,就像思想前生。一个年轻的躯体,陌生的头脑。他不老,他的灵魂化身为所有我最爱的人,在冰冷的世间延续着短暂的过往。在过去的二十多年里,我感受到那些记忆来来往往,有时候击伤了我的感官。他的生命中也存在过短暂的欢乐,但是如果没有诗歌的记录,是否天才也不足以成为天才?如果无人所知,死亡也只是风中之烛?

  海子已经离世三十一年,今天我想到他,仍旧泪流满面。我不觉得我是单纯地为他而哭,我是为我自己,为所有真挚的情感。那些情感化成文字,有的流芳百世,有的被燃烧成灰烬,有的只有写作者一人读过,匆忙离世。

  在海子墓地,纪念的言语凿在石壁上,眺望远方的七星。印象深刻的是辛泊平的那段话:

  “我一直都坦然地承认,我喜欢海子。虽然我清楚,海子的许多诗像他的年龄一样还远未成熟。那种以神性写作遮掩诗人幼稚的做法固然荒唐,但我能够理解。正如现在,在即将春暖花开的季节,在海子离开尘世若干年后的今天,如果还有人和我一样想起在莽山沧海中长眠的海子,我想他一定也是读着海子的诗,热泪盈眶,嗟叹不已。海子没有死,诗人不会死。只要人还在感受,还渴望温暖的诗性生活,人就需要诗歌,需要诗人。我相信,我祈祷。而读他,把他曾经的祝福传递给更多的人,这应该是对诗人最好的纪念。我这样想。”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主页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haizishicifanyi/1232.html

上一篇:中文翻译成文言文 下一篇:七月的大海- 诗词
  • [海子诗词翻译]七月的大海- 诗词
  • [海子诗词翻译]春日忆海子
  • [海子诗词翻译]中文翻译成文言文
  • [海子诗词翻译]搜索 - 诗词网
  • [海子诗词翻译]山楂树 - 诗词网
  • [海子诗词翻译]日记 - 诗词网
  • [海子诗词翻译]城里翻译赏析_城里原文
  • 公益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