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海子诗词人物篇 >
2020 03-15

海子、骆一禾盛年离世北大三大诗人只有他还写

Comments 阅读:

  北京的初春还略显荒凉,西北风呼啸而过,像几把锋利刺刀,在西川的脸上又雕刻出几道深浅不一的皱纹。当年那个意气风发的诗坛少年,如今已到了满头银发的知命之年。因为才华、命运以及环境的偶然,现年55岁的西川执教于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是一位在国内外诗坛有着广泛影响力的诗人。在这个乍暖还寒的季节里,他在接受《舍得智慧讲堂》采访时,回忆起早逝的老友,以及那个每个人都朝气蓬勃又胡思乱想的八十年代。

  那是一个不写诗反而荒唐的时代。北京大学作为新诗的策源地,30年代哺育了何其芳、卞之琳、李广田三位汉园诗人。到了80年代,骆一禾、海子和西川所就读的中文、法律和西语系,分别拥有自己的诗歌刊物《启明星》、《晨钟》和《缪斯》。

  在这样氛围中读书的海子和骆一禾,以一次投名状式的酩酊大醉定交,之后又结识了不喝酒的西川。三位年轻人在对诗共同的爱好与追求中,相互影响砥砺,被冠以北大三剑客之名。他们常常聚在一起朗诵和油印诗歌,喝酒和争论,讨论哲学和美,很快成了校园里嗡嗡发声的核心--据说三人还有写作上的分工:海子写天堂,骆一禾写地狱,而西川写炼狱。

  然而,这样激情洋溢的80年代终究伴随着阵痛结束了。1989年2月,骆一禾写下这一场春天的雷暴/不会将我们轻轻放过,这首诗似乎也预示了之后诗坛的轨迹。

  3月26日,年仅25岁的海子在山海关卧轨自杀。两个多月后,为处理海子身后事心力交瘁的骆一禾本人,也因脑出血忽然倒地,十八天后不治身亡。由此逝去的,不仅有诗人年轻的面容,更有着整整一代人悲欢交集的面貌--1991年9月24日,西川年轻的诗友戈麦自沉于北京西郊万泉河。1992年秋,西川最早的诗友张凤华在深圳跳楼自杀,从电话里得到消息的他完全木然:怎么又死一个?海子去世后,西川很长一段时间都在整理他的遗稿;骆一禾走的时候,他亲自把他送进火化室;在戈麦的告别仪式上,他第一个走进去,见到一个人溺水而亡时可怕的面孔。

  那个时候对他们的死没有太多反思,就是懵了尽管已经无数次被要求谈论亡友,但提起这个话题,西川依然显得有些激动。彼时他尚未出版自己的诗集,却开始整理起海子与骆一禾的遗作、佚作,使这两位青年诗人的作品得以系统存世。

  在西川眼中,海子是一位天才般的诗人,有着旁人无法企及的直觉判断力。当年他们一起讨论《百年孤独》时,海子曾说布恩迪亚就是《圣经》里的大卫王。这样的见解,使西川耳目一新。海子看一个东西,能够跨越好几步,直达最核心的那一层--这也正是海子的非凡所在。

  上世纪九十年代,文艺全面退潮,连活着的诗人也不再写诗。多多当了教授,芒克开始画画;舒婷最新的诗集出版在1991年,然后彻底在文联当了一位散文家;避居海外的北岛虽然间歇还有新诗问世,但当下的读者可能只记得他的朦胧诗,和新世纪以后的回忆散文。

  我觉得我命里注定就该写诗,相比于那些中途放弃或是转型的诗人,西川没有放弃诗歌,只是除了青年时期的动人飞扬,他还将自己的尴尬与迷茫也带进了诗歌里,或者说,找到了在新时代环境下的位置。

  作家马尔克斯曾说写作对一个作家最大的回报就是,一个被写作训练的头脑,能够一眼就认出另一个被写作训练出来的头脑。写诗给西川带来的,同样是这种智力上的回报。通过文字,诗人可以同时生活在几个不同的维度里,而这些维度恰恰决定了他所看到的世界。

  西川认为一切生命都是天德,生命的意义就在于任何情况下都不应该被简化,每一个人都应该去自己的可能性,哪怕存在很多阻力,也依然应该为之努力。

  在有阳光的时候,你还是到阳光底下,去站一会儿吧。西川熄灭了手里的香烟,缓缓说道。

  声明: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人物》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同为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急诊科护士,1988年出生的邢正涛与1992...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主页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haizishicirenwupian/1072.html

上一篇:卧夫:从海子诗歌中找到“温暖的慰藉” 下一篇:qq北京赛车pk10群论坛
  • [海子诗词人物篇]qq北京赛车pk10群论坛
  • [海子诗词人物篇]海子、骆一禾盛年离世北
  • [海子诗词人物篇]卧夫:从海子诗歌中找到
  • [海子诗词人物篇]南方日报:被消费的海子
  • [海子诗词人物篇]谭五昌 海子之死源自绝望
  • [海子诗词人物篇]第十一届中国大学生年度
  • [海子诗词人物篇]诗歌朗诵大全
  • 公益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