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海子诗词人物篇 >
2020 03-25

海子的诗《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让人心醉又让

Comments 阅读:

  ,美得让人心醉,又让人心碎。简洁的诗行里,充满了一种沉痛的力量,一种血泪交迸的惆怅与忧伤。这首诗写完八个月,海子就永远地离开了人世。他走的是那么的决绝,不知道海子魂归何处。在德令哈如血般的残阳滴落之际,看不见诗人斜长落魄的身影,听不到他的春暖花开的歌声。德令哈,这座雨水里荒凉的城市,大漠深处一片辽阔的草原,一座孤寂的城市。时光的烟岚流逝中,海子的诗句将在历史的尘埃里作为一座路标,让德令哈成为中国文化记忆里一座千年飘雨的城市。

  海子匆匆穿过德令哈的夜空,走向通往理想的钢轨,并让诗的生命走进了永恒。时间不会忘记,他曾经在老院里劈柴喂马,他要去周游世界,给每一座山取一个好听的名字,祝福每一个人,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我依稀听到,德令哈迷茫的雨夜里,海子,正用自己的生命诠释心中梦想的歌声。

  海子的诗意让人痛彻肝胆,他把爱永远地洒在了德令哈。而今夜,我满怀着深沉的忧伤吟诵德令哈,泅过海子那个忧伤的雨夜,像一个彻底的渡难者。

  海子的诗《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仅仅两句,用文本说话可称之为交待了时间地点和人物。那么,这样一个地方会有些什么呢?一幕黑夜里的孤独,一处戈壁滩的荒凉,一个人的悲音不绝。除了死亡般的空寂,没有任何可以言说的东西。也许诗人故意要在生命的过程中寻找到这样一种洗涤灵魂情感的鬼域。当一个人恣肆汪洋的情感无处宣泄,只能在内心掀起狂潮的时候,这种折磨,于其留存于生命中燃起熊熊大火,煎熬原本就寂寞如秋的灵魂,不如让另一种境界取而代之,这种境界就是空寂。这是一种近乎自虐般的

  自我意识行为,让空寂完全占领身体,进而,从每一个毛孔渗透内心,达到灵与肉的完美统一。也在这个时候,生与死达成和谐。或者说,这正是生命进程中情感发挥到极致时,生对死亡的肯定和召示。草原尽头我两手空空

  这四句,已充分的说明了海子内心的寂寞是何等的巨大,这简直就是生命的黑洞,吞噬着一切。

  人生百味在这里不停的流失:幸福、失落、悲伤,爱情、亲情、友情等等,痛苦的时候,我连握住一滴泪水的力量都没有,在强大的自然和人类整体的愚昧面前,我一无所为,我发不出任何声音。这便是诗人想要告诉人们的真实意图。今夜的德令哈,在诗人内心深处,无疑正制造着无上的绝望,这座荒凉的城,这座让诗人真切体会了生不如死的境界的地方。每一秒钟都在吞噬着诗人的善良和博大的情怀。

  最后的,草原。唯一的,最后的,这是极端的表达,是人类目前所能发出的最绝望的呼声,是一切词语的尽头。在诗歌上,在生命中,在宇宙间,最后的,唯一的就是死亡的。

  也许诗人还没有把肉体和灵魂交给上帝,但这一夜悲音不止的吟唱,就决定了唯一的结局,海子将会在

  这一天,失去一切,失去诗歌、失去情感、也失去创作的才华。当然,这不是永久的失去,但是,这种空洞的弥展,侵蚀了诗人的灵魂。如同原本水草丰盛的湿地,突然在一片火海中枯竭全部的美。

  就是这样的一种资源,而寂寞和人与人之间因隔阂而产生的冷漠与不理解是绞杀诗人的极端的匕首,没日没夜的插在诗人心中最敏感的区域,无论是谁,也不可能长时间忍受这种精神上的折磨。是的,能够写出

  《日记》这样诗歌的诗人,只有死亡,这篇看似充满性情的诗歌,事实上,才是诗人真正走向死亡的绝望。我把石头还给石头

  今夜我不关心人类,我只想你诗人在物质上是富有的吗?不是,诗人是贫穷的,但是诗人也是坚强的,诗人的手里握着石头,诗人的品质也象石头。 品质不等于情感,全诗由一种极为细腻的情感织成一幅完整的画面,诗人除了对抗着死亡之外,除了坚守自己石头般的信仰之外,诗人还能做什么呢?

  “让胜利的胜利,今夜的青稞只属于他自己”,这是诗人的不彻底,之所以不彻底。我们不能责怪诗人。海子也是人,生活在中国五千年文明史形成的固执的意识形态下,海子就不可能完全脱离汉族人的气息,而独立于诗歌之上,所以,这句话,无疑是一种有气无力的陈述,以中国人特有的良心,在诗歌中完成最后一口呼吸。

  一切都在生长,包括诗人内心的黑洞也在扩大着、扩大着,开始还是压迫思想和情感,最后就是完全的虚脱,甚至包括肉体本身的坍塌。诗人在仅有的意识下,游走于生死的幻境中无力自拨。姐姐,这个泛指,是一个无限温暖的称谓,当诗人内心呼唤着姐姐的时候,今夜,德令哈,唯一能够替诗人抵挡无边无际的寒冷的,这仅仅是这个词汇的模糊的意识……

  海子的短诗大多荒凉凄美,《日记》便是其中最突出的一首。每每读到“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我都为他真挚明亮的话语感动。恍如我手中的已经不是诗歌,是破空而来的声音。但海子的姐姐是虚构的——“今夜,我只有美丽的戈壁”,而我却无法抓住那声音,我今夜有的只是一篇不排斥情感的诗评。当然,我的认识像肤浅的小溪,它和海子的诗作有着深渊般的距离。

  姐姐今夜我只有美丽的戈壁”,此处的现实在海子的意识中都化为了意象,世界上别的一切似乎都已经无关紧要了,他像一个满腹委屈的孩子,在清冷的夜色中,温柔坚韧的向着他意想中的姐姐倾诉。夜是黑的夜,海子是光内心中的黑子。他用逐渐扩散的夜重复对姐姐的呼唤——他被夜色笼罩,德令哈被夜色笼罩。草原尽头,他两手空空,他没有将独坐荒原般的孤立描写得毛骨悚然,只是用平凡简洁的语言表达感情的方向。他告诉我们,即使他已经走到了草原的尽头,他依旧是两手空空。也许,简单正是复杂的无限。海子不因此中止描述,他用“握不住一颗泪滴”去表达超乎寻常的悲和痛。这一句经历前面平淡的描述之后更显突兀和形象了。“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接跟着再次出现,他的文字也在这次回返中更加沉重了。他接着写到“这是雨水中一座荒凉的城”,一切都清楚了,我们能够想象出海子心地的荒凉。幸好,他在由简到繁、由繁到简的循回往复之中没有让我们摔跟头。

  德令哈……今夜/这是唯一的最后的抒情/这是唯一的最后的草原”,暂且不管路过的和居住的代表什么,我们来看看海子运用的句式“除了……”,是一种蓄而不发的表达,后继之音谁知道呢?我对海子很陌生,我不知道他想说的,他要说的。也许,这只是他“无声胜有声”的表达;也许是因为他想说的太多太多!他总有办法把语言运用自如,他内心的复杂矛盾是我们无法揣测的,即使他已经在语言上洞开了一个口子,并且豁达地表明“这是唯一的最后的抒情/这是唯一的最后的草原”。到这里,我已经无须再对句式进行斟酌了,因为海子已经爆发了自己的情感——一种向死而生的存在。海子像所有勇士一样悠然地站起,即使夜色笼罩,即使两手空空,他也要把“石头”还给“石头”、“让胜利的胜利”,“今夜的青稞”注定只属于他自己,这时的海子真正的与黑相融,与夜相通了。“一切都在生长”,一切即已经打破沉寂,一切即已经在孤独中冗长站起,而他依然“只有美丽的戈壁”,抑或说他“空空”,空空如也,一无所有。他不会在黑暗中争取雨水、空气和粮食,像他自己写到的“不关心人类”、只想“姐姐”。今夜属于海子的今夜,无人,无光,有黑暗,有孤独。他展开意象的翅膀,想象世间一切美好的事物,变成了一位“姐姐”,停留在一首诗中。因为他内心有一种理念,有一片圣域,有一位没有微笑过的神女,有一位即将露出慈爱的“姐姐”。

  没有什么能够抚慰他内心的荒凉,即使海子一再地将“姐姐”呼唤。整首诗也没有提及他的姐姐,海子只愿意象中的姐姐静静地听他倾诉,让无限的光芒存在于无限的绝望,让无限的绝望存在于无限的光芒。所有的完美都是破碎的,他站在草原尽头的时候,路就在脚下,他将如何选择?

  荐:发原创得奖金,“原创奖励计划”来了!春回大地 万物复苏,有奖征文邀你分享!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主页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haizishicirenwupian/1130.html

上一篇:人物诗词三首 下一篇:10篇海子唯美伤感诗句语录
  • [海子诗词人物篇]10篇海子唯美伤感诗句语录
  • [海子诗词人物篇]海子的诗《姐姐今夜我在
  • [海子诗词人物篇]人物诗词三首
  • [海子诗词人物篇]试述中国古典诗歌的基本
  • [海子诗词人物篇]语文:高考作文素材:人
  • [海子诗词人物篇]高分求中考可用来套题的
  • [海子诗词人物篇]海子经典语录以及人物评
  • 公益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