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海子诗词人物篇 >
2020 04-04

寻求二十一世纪诗歌发展的切入点:从探讨现当

Comments 阅读:

  从五四运动以来,纵观诗歌的发展历程,在不同的历史阶段,出现了许多杰出的诗人,这些诗人形成了不同的诗歌流派。

  二十世纪初,胡适、刘半农、沈尹默、俞平伯、康白情、刘大白等人是第一批尝试用白话来创作诗歌的,形成了中国文学史上第一个诗歌流派”尝试派“,这也就是新诗最初萌生出来的雏形。

  二十世纪二十年代,以徐志摩、闻一多、李金发、冯至、穆木天为代表的诸多诗人,为新诗的发展尝试开辟了新月派(新格律诗派)、早期象征诗派等不同道路。这个时期,也出现了由周作人、郑振铎、茅盾、叶圣陶等十二人发起的文学研究会(人生派)、由郭沫若、郁达夫、田汉等人成立的创造社(早期浪漫主义)、湖畔诗社(现代爱情诗源头)等新文学团体,对新诗的发展起到了独具意义的推动作用。

  二十世纪三十年代至五十年代,艾青、卞之琳、林徽因、戴望舒、何其芳、纪弦、穆旦、洛夫、余光中等诗人在社会激荡变动的时代背景下,以诗人独有的视角入手,与社会现实紧密相连,创作出来的诗歌作品呈现出鲜明的时代色彩,出现了现代派诗群、汉园三诗人、七月派、九月诗派、蓝星诗群、创世纪诗群等诗歌文学团体,对新诗进一步成熟发展作出努力。

  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以食指、郑愁予、杨牧为代表的诗人群体,在特殊的历史环境中坚守诗歌创作的纯粹信念,对现代诗的创作作出探讨,为那个时代留下了许多精神能量。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至八十年代,出现了一批以北岛、芒克、舒婷、顾城、骆一禾、张枣、西川、海子为代表的现代诗人,朦胧派、白洋淀诗群、中国新现实主义派、大学生诗派、新生代诗群、海上诗派、新乡土诗派等众多诗歌团体如雨后春笋般产生出来并且茁壮成长,新诗在这个时期蓬勃发展,推动了诗歌的“美学暴动”。

  二十世纪末,正值精神断裂和历史转型的时代,九十年代出场的“知识分子写作”和“民间写作”继承的分别是朦胧诗的现代主义诗歌理想和后朦胧诗的后现代主义诗歌美学思想,这两种形态发生了交替和冲突。由于阐释世界的方式有所差异,关于重建诗歌秩序的论争推进了诗歌观念的分野,诗学共识不复存在,诗人群分裂。

  二十一世纪至今,在中国文坛上,诗歌界一派繁荣的场景慢慢不复存在,诗歌所面临的生态环境发生了深刻的变化,写诗的人多了,但是读诗的人少了,一首诗成就一个人的时代离我们远去。当社会生活水平逐渐提高,人们的生活丰富多彩起来,不再以阅读文学作品作为生活的一部分,诗歌便面临着被边缘化的这个发展窘境。

  在这样的时代氛围下,诗人们在创作的题材上或关注日常现实生活、或崇尚咀嚼个人情感,用于诗歌上的语言或简朴直接、或朦胧晦涩,对精神的建构多停浮在一般性的呈现层面,现实性的共感效应慢慢减弱。如何深入思考和研究,创作出属于这个时代的诗歌,让诗歌作品能够打动更多的人,这也是如今诗歌发展的一种困惑所在吧。

  在困惑当前,我们是否能从诗歌界里面受到大家喜爱和认可的众多诗人身上,寻求到当代诗歌发展的切入点呢?

  胡适,思想家、文学家。以倡导“白话文”、领导新文化运动闻名于世。一九一八年,胡适加入《新青年》编辑部,宣扬个性解放、思想自由,提倡新文学创作,率先从事白话文学创作。他发表的白话诗是现代文学史上第一批新诗,对新诗的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蝴蝶》两个黄蝴蝶,双双飞上天。不知为什么,一个忽飞还。剩下那一个,孤单怪可怜。也无心上天,天上太孤单。

  《秘魔崖月夜》依旧是月圆时,依旧是空山,静夜;我独自月下归来,──这凄凉如何能解!翠微山上的一阵松涛惊破了空山的寂静。山风吹乱的窗纸上的松痕,吹不散我心头的人影。

  徐志摩,现代诗人、散文家。一九二一年赴英国剑桥留学,深受西方教育的熏陶及欧美浪漫主义和唯美派诗人的影响,奠定了浪漫主义诗风。一九二六年,以徐志摩为代表的诗歌流派——新月诗派形成。他的诗歌比喻新奇,想象丰富,意境优美,神思飘逸,具有鲜明的艺术个性,诗歌风格自成一派。

  《偶然》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你不必讶异,更无须欢喜──在转瞬间消灭了踪影。

  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你记得也好,最好你忘掉在这交会时互放的光亮!

  艾青,现当代文学家、诗人。一九三二年从法国巴黎留学后回国,从事革命文艺活动,不久被捕,在狱中写了不少诗。他的作品一般是描写太阳、火把等有象征性的事物,表现出他对旧社会黑暗的痛恨和对希望的向往。艾青的诗歌是紧密结合现实的,作品深沉而忧郁,开创了一代诗风,深刻影响所在时期乃至四十年代后期的诗歌界。

  《我爱这土地》假如我是一只鸟,我也应该用嘶哑的喉咙歌唱:这被暴风雨所打击着的土地,这永远汹涌着我们的悲愤的河流,这无止息地吹刮着的激怒的风,和那来自林间的无比温柔的黎明……

  ——然后我死了,连羽毛也腐烂在土地里面。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卞之琳,汉园三诗人之一,曾是徐志摩和胡适的学生,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出现于诗坛。卞之琳的诗受新月派的影响,又汲取了中国古典诗词中的营养,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他善于从日常生活中发现诗的内容并进一步挖掘出常人意想不到的深刻内涵,如短诗《断章》,就很耐人寻味。在半个多世纪中,卞之琳坚持不懈地进行诗歌创作和理论研究,对中国象征主义、现代主义诗歌的发展有着很大的启蒙意义。

  《断章》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戴望舒,中国现代派象征主义诗人。戴望舒的诗作深受中西文学和文化的影响,积极寻找中西诗歌艺术的融合点,他的诗作具有现代性,既蕴含着古典意味的生命感受,又又中国文学的民族性。一九三六年,戴望舒与卞之琳、梁宗岱、孙大雨、冯至等人创办了《新诗》月刊,是中国近代诗坛上最重要的文学期刊之一。他前期的诗多为细腻纯美,其中《雨巷》最为出名,展现了新月派向现代派的过渡。而他在一九四二年创作的《我用残损的手掌》中,一洗之前的阴柔,作品充满沧桑、饱含深情,极富感染力。

  《我用残损的手掌》我用残损的手掌摸索这广大的土地:这一角已变成灰烬,那一角只是血和泥;这一片湖该是我的家乡,(春天,堤上繁花如锦幛,嫩柳枝折断有奇异的芬芳,)我触到荇藻和水的微凉;这长白山的雪峰冷到彻骨,这黄河的水夹泥沙在指间滑出;江南的水田,你当年新生的禾草是那么细,那么软……现在只有蓬蒿;岭南的荔枝花寂寞地憔悴,尽那边,我蘸着南海没有渔船的苦水……无形的手掌掠过无限的江山,手指沾了血和灰,手掌沾了阴暗,只有那辽远的一角依然完整,温暖,明朗,坚固而蓬勃生春。在那上面,我用残损的手掌轻抚,像恋人的柔发,婴孩手中乳。我把全部的力量运在手掌贴在上面,寄与爱和一切希望,因为只有那里是太阳,是春,将驱逐阴暗,带来苏生,因为只有那里我们不像牲口一样活,蝼蚁一样死……那里,永恒的中国!

  郑愁予,当代诗人。郑愁予童年时候便跟随着军人父亲走遍了大江南北,在抗战期间,他在避难途中由母亲教读古诗词,十五岁开始创作新诗。他的诗作优美、潇洒、富有抒情韵味,既有古典的诗美,又有现代化的东方意味,形成了具有生命力的“愁予风”。

  东风不来,三月的柳絮不飞你的心如小小寂寞的城恰若青石的街道向晚跫音不响,三月的春帷不揭你的心是小小的窗扉紧掩

  食指,朦胧诗代表人物。食指的诗是质朴的,属于生命和情感。他在的特殊背景下开始诗歌创作,使诗进行了一次回归,摒弃了把诗作为阶级斗争工具的做法,在诗中出现了个性生命的呼唤。对于中国当代诗歌而言,他具有披荆斩棘的引领意义,他无疑是那个年代的人的精神肖像。

  《相信未来》当蜘蛛网无情地查封了我的炉台,当灰烬的余烟叹息着贫困的悲哀,我依然固执地铺平失望的灰烬,用美丽的雪花写下:相信未来。

  当我的紫葡萄化为深秋的泪水,当我的鲜花依偎在别人的情怀,我依然固执地用凝露的枯藤,在凄凉的大地上写下:相信未来。

  我要用手指那涌向天边的排浪,我要用手掌那托住太阳的大海,摇曳着曙光那支温暖漂亮的笔杆,用孩子的笔体写下:相信未来。

  我之所以坚定地相信未来,是我相信未来人们的眼睛——她有拨开历史风尘的睫毛,她有看透岁月篇章的瞳孔。不管人们对于我们腐烂的皮肉,那些迷途的惆怅,失败的苦痛,是寄予感动的热泪,深切的同情,还是给以轻蔑的微笑,辛辣的嘲讽。

  我坚信人们对于我们的脊骨,那无数次的探索、迷途、失败和成功,一定会给予热情客观、公正的评定,是的,我焦急地等待着他们的评定。

  朋友,坚定地相信未来吧,相信不屈不挠的努力,相信战胜死亡的年轻,相信未来,热爱生命。

  北岛,中国当代诗人。北岛一九七零年开始写诗,是文革后期兴起的朦胧诗派的重要代表,他的作品《回答》、《一切》、《结局或开始》等表达了在文革中成长的一代青年人的心声。从迷惘到觉醒,北岛总是在探讨时代的真理,寻求自我的价值,他恢复了诗歌作为一种文学在中国的存在,以自己的创作接续了断流数十年的中国现代诗歌传统,激发了许多新一代诗人的成长。

  《一切》一切都是命运一切都是烟云一切都是没有结局的开始一切都是稍纵即逝的追寻一切欢乐都没有微笑一切苦难都没有泪痕一切语言都是重复一切交往都是初逢一切爱情都在心里一切往事都在梦中一切希望都带着注释一切信仰都带着呻吟一切爆发都有片刻的宁静一切死亡都有冗长的回声

  海子,当代青年诗人。在诗人短短的七年诗歌创作时间里,创造了近两百万字的诗歌、小说等。他的诗歌世界是非常复杂的,他的诗歌观念是对古代史诗、近代抒情诗、浪漫主义诗歌和现代主义诗歌理念的综合。海子从生命元素和主观意志出发,在诗中创造了一个有着原始生命的理想化的世界。

  《春天,十个海子》春天,十个海子全都复活在光明的景色中嘲笑这一野蛮而悲伤的海子你这么长久地沉睡到底是为了什么?

  春天,十个海子低低地怒吼围着你和我跳舞、唱歌扯乱你的黑头发, 上你飞奔而去,尘土飞扬你被劈开的疼痛在大地弥漫

  在春天,野蛮而复仇的海子就剩这一个,最后一个这是黑夜的儿子,沉浸于冬天, 倾心死亡不能自拔,热爱着空虚而寒冷的乡村

  那里的谷物高高堆起,遮住了窗子它们一半用于一家六口人的嘴,吃和胃一半用于农业,他们自己繁殖大风从东吹到西,从北刮到南,无视黑夜和黎明你所说的曙光究竟是什么意思

  正所谓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不同派别的出现给诗歌的发展注入了源源不断的新鲜活力,也让诗歌在现当代有了更多的表现空间。

  在信息化与碎片化的时代当前,二十一世纪的诗歌呈现出更加多元的发展态势,愿能投入创作诗歌的人都能积极探索,深入思考,让诗歌在新时代下绽放更多独特的精彩魅力。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主页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haizishicirenwupian/1201.html

上一篇:15岁考上北大25岁自杀死前默默无名死后却成现代 下一篇:海子的经典诗句(五)
  • [海子诗词人物篇]海子的经典诗句(五)
  • [海子诗词人物篇]寻求二十一世纪诗歌发展
  • [海子诗词人物篇]15岁考上北大25岁自杀死前
  • [海子诗词人物篇]中国当代诗人系列访谈:
  • [海子诗词人物篇]类书集成·田猎
  • [海子诗词人物篇]称自己空有一身疲倦的海
  • [海子诗词人物篇]诗歌的理论源流
  • 公益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