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海子诗词人物篇 >
2020 04-17

海子的人与诗(书山一叶)

Comments 阅读:

  我与海子相识,是因为我们有双向的同学朋友。1983年,我来法大读研究生,他从北大毕业分配至校刊编辑部,我大学时代的同学吴霖也分配至校刊编辑部,而他的大学同学刘广安则与我一直同宿舍。我喜欢往校刊跑,他也经常来我们宿舍,渐渐我们由相识到相熟。我与海子年龄又相仿,很能聊到一起。最初他给我的印象是人很腼腆,但很真诚。随着交往的增多,我发现虽然他的脸庞俊朗而又略显稚幼(有一段时间还蓄上了连腮胡子),但他的眼神透露着一种锐利和愤世嫉俗。

  我对海子诗才华的第一次认识是在校刊上。1985年9月,我的一篇文章《探索:研究群体的兴起》发表在校刊,而他的一首诗《高原上》,就发在我的文章旁边。“这是我和他第一次见面,他叫高原。我早就倾心相许。多少年了,我终于在这北方的身体上越走越深,直到阳光慢慢把我洗黑。总是有一种早早回家的感觉……我把自己带回来了,带回安息的祖先。”“土地始终是黄色的,太阳和血是红的,只有死亡是黑色和白色的,又被黄土埋住……”当时看到他这首诗,就给我一种震颤感。对于读惯北岛、舒婷、顾城一类政治抒情与思想诗的我们那一代来讲,海子清新、开朗、深邃而又无法把握主题的诗风确实隐寓了什么。

  1986年,我在昌平借了朋友的房子读书复习,准备考博,海子恰好住在我楼下,这使得我们有了更多的接触机会。我复习累了或吃饭时就常下楼与他聊天。这时候,他已从校刊编辑部调至政治系哲学教研室教美学。一个北律系的高才生,出来教美学,这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反差,但这段时间我在海子家中和他身上发现了更多的反差。海子不仅仅喜欢诗歌和美学、小说、历史,那时候,他也迷上了佛教典籍与气功,曾专程去过西藏。我也很喜欢读点美学、佛学类的书籍。吃饭时,我与海子常聚在一起,聊朱光潜、克罗齐、《拉奥孔》与魏晋时佛学的传入等,兴之所至,指点江山,激扬文字,侃得甚是欢快。有一天,海子在家中搞聚会,他特地上楼邀我参加。晚会上,来了许多他的朋友,我只认识骆一禾、西川、李微等人,也是一晚自由、宽泛、酣畅的侃天说地,我记得那晚也聊了点政治线年安徽的学潮,再就是西川那晚喝得酩酊大醉……

  海子当年的选择,曾使我震惊,更出我意外。在我与他的交往中,我觉得他的为人就像他的诗:清新、开朗、深邃,虽然后期他的诗有点晦涩和孤独,但那是贯通的、纯净的、开放的、无限热爱生命的。也许,诗的境界的极致就是如此。“就让我一个人失眠吧。让我替你们醒着,专心捕捉那从高原深处源源流来的心绪!”极品诗人就是圣者。

  书生喜欢书。海子逝世后,我非常喜欢一个朋友送给我的一本海子诗集,每当空闲时,我总要从临近的书架上抽出,静静地捧读。虽然其中许多诗的章句我很难窥其堂奥,但是,海子的体悟与哲思总使我睹物思人,似乎就暗示和警醒我许多人生真知。

  这是我惟一一本珍藏的海子诗集。一天,一位在社科院近代史所工作的朋友,一眼在我书架上看到了这本诗集,非要借去一阅,说是第二天就奉还,我答应了。可是这本诗集至今未还。后来,这位朋友搬家了,我再未听到他和诗集的音讯。读书人借书不还是常有的事,但是这本未还的诗集我一直记得。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主页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haizishicirenwupian/1254.html

上一篇:诗词曲联写作基础知识大全 下一篇:人物:诗人)
  • [海子诗词人物篇]人物:诗人)
  • [海子诗词人物篇]海子的人与诗(书山一叶
  • [海子诗词人物篇]诗词曲联写作基础知识大
  • [海子诗词人物篇]下列各句中加点的词语使
  • [海子诗词人物篇]死了的诗人社会人物篇文
  • [海子诗词人物篇]铁轨上的诗人:揭秘海子
  • [海子诗词人物篇]内组词_内字组词_内的意思
  • 公益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