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海子诗词人物篇 >
2020 05-14

海子诗选_20首

Comments 阅读:

  面朝大海 春暖花开在当 今诗坛上 , 海子作为 一个巨大的 神 话的 存 在 , 已 是 人 所共 知 的 事实 。 有人将 这称 之为 “ 现 代 造神 运动 ”。然而实 际上 , “ 神 ” 是无 法 被造出 来 的 ,它 总 是 基 于 人 们 共 同 分 享 的 某 种 悟性 。 如 果一种 东 西 被看作 “ 神 话”, 除了其中 所带 有的 神 秘 、 神 圣的 色彩 , 必 然是由 于它 提 供了 某些 “ 原 型 ”, 这些 “ 原型” 成了 不 同 地点 、 不 同 文 化 层 次 的 人们 所享 有 的 共同 话语。 因 此, 揭 示海子诗歌中 所建立的 那 些 原 型 , 是 揭 开 这个 “ 神 话 ” 的 客 观 态 度...

  面朝大海 春暖花开在当 今诗坛上 , 海子作为 一个巨大的 神 话的 存 在 , 已 是 人 所共 知 的 事实 。 有人将 这称 之为 “ 现 代 造神 运动 ”。然而实 际上 , “ 神 ” 是无 法 被造出 来 的 ,它 总 是 基 于 人 们 共 同 分 享 的 某 种 悟性 。 如 果一种 东 西 被看作 “ 神 话”, 除了其中 所带 有的 神 秘 、 神 圣的 色彩 , 必 然是由 于它 提 供了 某些 “ 原 型 ”, 这些 “ 原型” 成了 不 同 地点 、 不 同 文 化 层 次 的 人们 所享 有 的 共同 话语。 因 此, 揭 示海子诗歌中 所建立的 那 些 原 型 , 是 揭 开 这个 “ 神 话 ” 的 客 观 态 度 , 也 是 本 文 的 兴趣所在。一、 拒绝渗透换句 话说, 这是一种 与现 实 相 分离的 意志 , 是对于 现实 的 弃 绝 。 追溯 起来 , 这 种 分 离 是 自 “ 朦 胧 诗 ” 开 始 的 对于 现实 不 信任 、 怀 疑 主 义 态 度 的 进 一步 延 伸 。 它 甚 至 不 再 对 现 实 产 生 任 何兴趣, 不 再表示 愤 怒, 而 宁 愿采取一 种完 全脱离的 姿 态 , 拒 绝 来 自 现 实 的 一切 消 息 , 拒 绝 对 现 实 作 出 任 何 反 应 :“ 把眼睛 闭 成 两 根绳 索 ” ( 《 但愿 长醉 不愿醒》) 。这样 一 种 执 意 的 、 不 计 后 果 的 生存 情 绪 , 在 海 子 的 诗 歌 中 , 体 现 为 反复 出 现 的 “ 睡 ” 、 “ 埋 ” 、 “ 沉 ” 等 这 样 一类 动 词 意 象 。 而 在 九 泉 之 下 , 黄 色 泉水 之 下/ 那 个 人 睡 得 像 南 风/ 睡 得 像 南风 中 的 银 子 ( 《 断 头 篇 》) ; 孤 独 是 泉 水中 睡 着 的 鹿 王 ( 《 孤 独 》) ; 让 诗 人 受 伤/海子神线 )原 名 查 海生。 安 徽怀宁 县人。19 7 9 年考入北京 大 学 法 律 系 。19 8 3年 毕 业 后 任教于中 国 政法大学 。19 8 9年 3月 26日 在河北山 海关卧轨自 杀。从19 8 4 年的《亚洲铜》 到19 8 9 年3月 14日 的最后一首诗 《春天,十个海子》 ,海子创造了数量惊人的诗歌作品,包括短诗、长诗、诗剧和一些札记。其中影响最大,在青年中流传最为广泛的是他的短诗。 比较著名的有 《亚洲铜》 、《麦地》 、《以梦为马》 、《黑夜的献诗献给黑夜的女儿》 等。出版作品有长诗《土地》 、短诗选集《海子、骆一禾作品集》 、《海子的诗》 等,海子是个极有天赋的诗人, 他的诗生前几乎没有公开结集出版。他独有的自 由率真的抒情风格、 对生命的崇高的激情关怀、对美好事物的眷恋,使他的作品有一种童真梦幻般的吸引 力。寓言、 纯粹的歌咏和遥想式的倾诉是其三种基本的表现方式,但散漫的抒写并没有影响他语言特殊的节奏和字句的锤炼。对死亡的特有敏感使他的一些诗作带着一层神秘抑郁悲观的色彩,这种消极因素也影响了他的生命态度。海子诗选( 20首 )祖国(或以梦为马)我要做远方的忠诚的儿子和物质的短暂情人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我不得不和烈士和小丑走在同一道路上 新诗库海子睡 在 四 方 ( 《青 年 医 生 梦 中 的 处 方 : 木桶 》) ; 两 座 村 庄 隔 河 而 睡/ 海 子 的 村 庄 睡得 更 沉 ( 《 两 座 村 庄 》) ; 看 麦 子 时 我 睡 在地里/ 月 亮 照 我 如 照 一 口 井 ( 《 麦 地 ) 》。这 种 “ 睡 ” 法 , 的 确 是 少 见 的 , 它 是 一种 意 志 , 彻 底 封 存 的 意 志 。 这 种 封 存 的 冲动 还 通 过 “ 尸 体 ” 这 个 意 象 来 表 现 那是 我 睡 在 大 地 上 的 感 觉/ 用 雪 封 住 我 的 尸体 ( 《 土 地 》) 。 与 “ 睡 ” 相 媲 美 的 , 还 有“ 埋 ” 。 比 较 起 来 , “ 埋 ” 更 进 一 步 , 它 是 一种 “ 遁 入 ” , 遁 入 地 下 , 并 一 去 不 复 返 。 埋着 猎 人 的 山 岗/ 是 猎 人 生 前 唯 一 的 粮 食( 《 粮 食 》) ; 我 把 包 袱 埋 在 果 树 下/ 我 是 在马 厩 里 歌 唱 ( 《 歌 与 哭 》) ; 这 地 上/ 有 人 理过 羊 骨/ 有 人 运 过 箱 子 、 陶 瓶 和 宝 石 ( 《 歌 :阳 光 打 在 地 上 》) ; 亚 洲 铜 , 亚 洲 铜/ 祖 父 死在 这 里 , 父 亲 死 在 这 里 , 我 也 会 死 在 这 里/你 是 唯 一 块 埋 人 的 地 方 ( 《 亚 洲 铜 》) ;背 靠 酒 馆 白 墙 的 那 个 人/ 问 起 家 乡 的 豆 子地 里 埋葬 的 人 ( 《 泪 水 》) 。“ 埋”这个字还可以引 起其他多 样化 的联想: 失踪、 密谋、 冥界。 海子的 “ 埋”的意象,对后来其他人的创作产生了 一定的影响。比 较 起 “ 睡 ”、 “ 埋 ” 来 , “ 沉 ” 这 个 动 词显 得 有 一 种 速 度 ,自 沉。 它 更能 表明 某种 自 身 灌 注 和一 种 自 甘 如 此 的 决断自 身同 一。 在很大程度上 , “ 沉” 的 反复使用也是他最后结局的 多 次预演。那 是 我 最 后 一 次 想 起 中 午/ 那 是 我沉 下 海 水 的 尸 体 ( 《 我 的 窗 户 里 埋 着 一 只为 你 祝 福 的 杯 子 》) ; 于 是 他/ 一 直 穿 过 断岩 之 片 、断 鹿 之 血/ 笔 直 堕 入 地 狱/ /拖 火 的 身 体 倒 栽 而 下 ,轰 轰 填 塞 地 狱( 《 断 头 篇 》) ;王 啊/ 他 们 昏 昏 沉 沉 地 走着/ ( 肉 体 和 诗 下 沉 洞 窟 ) ; 我/ 如 蜂 巢/ 全身 已 下 沉 ; 我 在 太 阳 中 。 不 断 沉 沦 不 断 沉溺/ 我 在 酒 精 中 下 沉 ” ( 《 土 地 》) 。这 的 确 是 很 奇 特 的 , “ 睡 ” 在 地 里 ,万人都要将火熄灭 我一人独将此火高高举起此火为大 开花落英于神圣的祖国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我借此火得度一生的茫茫黑夜此火为大 祖国的语言和乱石投筑的梁山城寨那七月 也会寒冷的骨骼以梦为上的敦煌如雪白的柴和坚硬的条条白雪 横放在众神之山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我投入此火 这三者是囚禁我的灯盏 吐出 光辉万人都要从我刀口走过 去建筑祖国的语言我甘愿一切从头开始和所以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我也愿将牢底坐穿众神创 造物中 只 有我最易 朽 带着不可抗拒的死亡的速度只有粮食是我珍爱 我将她紧紧抱住抱住她在故乡 生儿育女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我也愿将自 己埋葬在四周高高的山上守望平静的家园面对大河我无限惭愧我年华虚度 空有一身疲倦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岁月 易逝 一滴不剩水滴中有一匹马儿一命归天千年后如若我再生于祖国的河岸千年后我再次拥有中国的稻田和周天子的雪山 天马踢踏我选择永恒的事业我的事业 就是要成为太阳的一生- “日 ” 他从古至今他无比辉煌无比光明青T HE T I MESFORWARD年推动时代07T HE YOUT H P US HES 现 我/ 她 眯 起 眼 睛/ 她 看 得 我 浑 身 美 丽 ”, 更为 著名 的 《 答复》中 : “ 我则 站在你 痛苦质问的 中 心/ 被 你 灼 伤/ 仿 佛 一 根 骷 髅 在 我 内 心发 出 的 微 笑 ”, 都 有 一 个 “ 他 者 ”“ 她 ”、“ 麦地”、 “ 他” 的 存在, 并且“ 我” 明 显地感到从 “ 他 者 ” 处 反 射 来 的 目 光 , 接 受 这 个 “ 他者” 的 质询 。 “ 麦地” 则 可以读作“ 他者” 的 一个象征, 是从自 己 分裂出 去的 , 是站在自 己背 后 的 另 一 个 ( 或 无 数 个 ) 自 我 , 是 接 受 这个 “ 他 者 ” 的 自 我 质 询 并 感 到 芒 刺 在 背 。 包括那篇经常被人提起的 关于 荷尔 德林的 文章 , 其中 谈 到 : “ 河 流 是 元 素 , 像火 一 样 , 他在 流 逝 , 他 有 生 死 , 有 他 的 诞 生 和 死 亡 。 要 尊 重 元 素 和 他 的 秘 密 ”, 都 是 这 种异在”立场的 进一步体现。“ 他者2.无 限 生 长 的 可 能 。 这 就 是 所 谓 浪漫 主 义 的 冲 动 。 在 某 种 意 义 上 , 浪 漫 主 义的 冲 动 , 即 自 我 和 自 我 分 裂 的 冲 动 。 由 分裂 产 生 出 无 数 个 “ 自 我 ” , 显 示 了 “ 自 我 ”的 无 穷 生 长 的 可 能 性 : “ 我 在 地 上 , 像 四个 方 向 一 样/ 在 相 互 交 换 中 延 长 人 类 的 痛苦 ” ( 《 断 头 篇 》) 。 在 海 子 的 诗 歌 中 , “ 我 ”是 最 最 不 确 定 的 , 它 有 无 限 多 个 化 身 、 无数 多 个 形 象 , 并 且 它 们 从 一 个 角 色 到 另外 一 个 角 色 的 转 变 是 通 过 最 简 捷 最 迅 速的 方 式 达 到 的 。 在19 8 6年 写 的 《 断 头 篇 》的 开 头 , 他 宣 称 “ 我 是0” 、 “ 我 是 一 颗 原 始火 球 、 炸 开 ”/ “ 宇 宙 诞 生 在 我 身 上 、 我 以爆 炸 的 方 式 赞 美 我 自 己 ” , 这 令 人 想 起 郭沫 若 在 世 纪 之 初 的 激 情 , “ 一 切 的 一/ 一的 一 切 ” 。 但 在 短 短 的 三 年 内 , 海 子 就 释放 了 几 乎 是 一 个 世 纪 的 能 量 , 走 到 了 世纪 末 : “ 春 天 , 十 个 海 子 全 都 复 活/ 在 光 明的 景 色 中/ 嘲 笑 这 个 野 蛮 而 悲 伤 的 海 子/你 这 么 长 久 地 沉 睡 究 竟 为 了 什 么 ? ” 其 中“ 十 个 海 子 ” 和 “ 这 一 个 野 蛮 悲 伤 的 海 子 ”有 什 么 关 系 ? 站 在 “ 你 ” 对 面 的 那 个 说 话者 又 是 谁 ? 他 们 都 只 能 看 作 是 裂 解 出 去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最后我被黄昏的众神抬入不朽的太阳太阳是我的名字太阳是我的一生太阳 的 山 顶 埋葬 诗 歌的 尸 体千 年王国和我骑着五千年凤凰和名字叫“马” 的龙我必将失败但诗歌本身以太阳必将胜利面朝大海, 春暖花开从明天起, 做一个幸福的人喂马, 劈柴, 周游世界从明天起, 关心粮食和蔬菜我有一所房子, 面朝大海, 春暖花开从明天起, 和每一个亲人通信告诉他们我的幸福那幸福的闪电告诉我的我将告诉每一个人给每一条河每一座山取一个温暖的名字陌生人, 我也为你祝福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愿你在尘世获得幸福我只愿面朝大海, 春暖花开重建家园在水上 放弃智慧停止仰望长空为了生存你要流下屈辱的泪水来浇灌家园生存无须洞察大地自 己呈现用幸福也用痛苦来重建家乡 的屋顶放弃沉思和智慧如果不能带来麦粒 季之间 的 冲 突 、 分裂 和 转换正 是海子自 己的 命运、 生长的 节奏、 他内 心的 剧 烈 冲 突及由 此带来的 痛苦。 将古老的 神 话主题与现代人的 分裂结合起来, 将自 身 的 经 历和 外在世界的 舞台 结合起来, 海子是无比 幸福的 。 他的 创 造力 于其间 得到 空前的 释放。这 些 尸 体 忽 然 在 大 海 波 涛 滚 滚 中 坐起 (第 三 章 ) ; 在 水 中 发 亮 的 种 子/ 合 唱 队中 一 灰 色 的 狮 子/ 领 着 一 豹 一 少 女/ 坐 在 水中 放 出 光 芒 的 种 子 ( 第 五 章 ) ; 大 地 那 不 能愈 合 的 伤 口/ 名 为 女 人 的 马/ 突 然 在 太 阳 的子 宫 里 生 下 另 一 个 女 人/ 这 匹 马 望 着 麦 粒里 的 白 雪/ 心 境 充 满 神 圣 与 宁 静/ 马 突 然 在太 阳 的 子 宫 里 生 下 一 个 女 人/ 那 就 是 神 奇的 月 亮 ( 第 八章 ) 。这些句 子像被施 了 魔法 似的 , 突 如 其来地出 现, 有一种石 破天 惊的 效果 , 继而又突如 其来地消 失, 魔鬼的 花束一般。 它 们 所围 绕的 中 心是有关生殖的 。 然而是这样一种 生殖 : 它 站立在尸 体身 上 , 于死亡中 打开 , 这预 示 着 它 仍 旧 要 回 到 死 亡 中 去 。 像“ 种子”, 它 是尸 体, 在它 紧闭 的 内 部 又蕴 含着光明 , 然而升起的 闪 电 很快将要消 失, 种子的 打 开也是它 的 再度死亡; 在这样的 一种 “ 自 然 辩 证 法 ” 的 支 配 下 , 所谓 生 生 死 死只 是一度出 现的 幻 觉, 它 们之间 并没有严格的 区分和规定。 于是狂欢出 现了 。 狂欢意味着自 相 矛 盾, 当 自 相 矛 盾无法解决时便必然走向 狂欢。 这种 狂欢意味着一切 秩序的 颠倒 , 《 土地》 从根本上 来说就是一个颠倒 了 的 世 界 , 其 中 人 与 兽 、 动 物 与 植 物 、 诸神 与 草 木 、 天 空 与 大 地 、 上 升 与 下 降 、 沉 睡与 打 开 、 飞 往 与 返 回 、 灭 绝 与 生 长 、 照 亮 与熄灭, 全都以一种 “ 暴力 的 循环的 ” ( 第 十 二章) 方式结合在一起, 它 们 随时可能 转向 对方 , 成 为 自 己 新的 对 立 面 。 种 种 古 怪 行 径 ;闹 剧 ; 剧 烈 的 变化更迭; 真理与粗俗恐怖 的结 合 ; 有 悖 常 理 的 矛 盾 语 、 反 语 、 魔 语 、 咒请对诚实的大地保持缄默 和你那幽暗的本性风吹炊烟果园就在我的身旁静静叫喊“双手劳动慰籍心灵”五月 的麦地全世界的兄弟们要在麦地里拥抱东方, 南方, 北方和西方麦地里的四兄弟, 好兄弟回顾往昔背诵各自 的诗歌要在麦地里拥抱有时我孤独一人坐下在五月 的麦地 梦想众兄弟看到家乡 的卵石滚满了河滩黄昏常存弧形的天空让大地上布满哀伤的村庄有时我孤独一人坐在麦地为众兄弟背诵中国诗歌没有了眼睛也没有了嘴唇明天醒来我会在哪一只鞋子里我想我已经够小心翼翼的我的脚趾正好十个我的手指正好十个我生下来时哭几声我死去时别人又哭我不声不响的带来自 己这个包袱尽管我不喜爱自 己但我还是悄悄打开我在黄昏时坐在地球上我这样说并不表明晚上我就不在地球上 早上同样地球在你屁股下结结实实老不死的地球你好 的 先 知 , 是 那 一 类由 自 我 的 无 节 制 发 展 导致 内 心 无 限 分 裂 的 诗 人 、 艺 术 家 的 先 知 ,他意识 到 了 问 题所在并 想 去 挽 救它 。将“ 史诗”、 “ 大诗”、 “ 诗歌行动 ” 再翻 译一遍, 所转述出 来的 语言抑 或是这样的 , 比起世界需要诗人来, 诗人更需要这个世界,因 此 最 终 不 是 诗 人 去 完 成 对 于 世 界 的 拯救, 而是将由 世界来完 成对于诗人的 拯救。这是海子给予我们的 另 一种启 示。五、 自 我抗击和失败海 子 自 觉 到 了 他 的 危 机 , 他 一 直 是想 自 我 拯 救 的 。 包 括 他 转 向 印 度 史 诗 、 转向 《 圣 经 》( 他 临 终 时 带 着 一 本 《 新 旧 约 全书 》) , 都 是 他 企 图 走 出 自 身 、 给 自 己 寻 找一 条 出 路 的 表 现 。 但 某 种 推 动 的 力 量 太 强大 了 , 他 不 停 地 旋 转 , 不 停 地 自 我 实 验 , 乃至 成 了 一 种 不 由 自 主 的 状 态 , 无 法 歇 止 下来 , 无 法 为 自 己 找 到 一 个 哪 怕 是 暂 时 的 立足 之 点 。 一 次 次 产 生 新 的 自 我 , 又 一 次 次遭 到 倾 覆 ; 一 回 回 新 的 希 望 升 起 , 一 回 回又 被推 翻 。 结 果 是 , 自 我 挽 救 、 拯救 的 过 程成 了 不 停 地 自 我 抗 击 的 过 程 。 他 写 下 了《 太 阳 诗 剧 》、 《 弥 赛 亚 》、 《 弑 》 的19 8 8年 ,是 他 自 我 抗 击 的 整 整 一 年 。 这 些 作 品 同 时既 烈 火 焚 烧 、 又 散 发 着 强 烈 的 灰 烬 和 废 墟的 气 味 。它 们有两个突出 的 特征:1.分裂 的 自 我 获 得 了 多 个 化 身 。 看 上去, 海子是想通过它 们 来分担从他自 己 身上 不 断 释 放 的 能 量 ( 他 称 之 为 “ 原 始 力量”) , 想通过它 们之间 的 互相 对话、 冲 突和消 解来克服自 身 的 矛盾。 他曾 经 说过: “ 歌德是一个代表, 他在这种 原始 力 量的 洪水猛兽面前感到 无限的 恐惧 歌德通过秩序和约 束使这些凶 猛的 元素 、 地狱深渊 和魔法的 大地分担在多 重自 我形象中 。 ” 多 重角 色 的 出 现 , 使 得 这几 部 作 品 都 具 有 “ 剧 ”或者我干脆就是树枝我以前睡在黑暗的壳里我的脑袋就是我的边疆就是一颗梨在我成形之前我是知冷知热的白 花或者我的脑袋是一只猫安放在肩膀上造我的女主人荷月 远去成群的阳光照着大猫小猫我的呼吸一直在证明树叶飘飘我不能放弃幸福或相反我以痛苦为生埋葬半截来到村口或山上我盯住人们死看:呀 , 生硬的黄土 人丁兴旺熟了麦子那一年兰州一带的新麦熟了在水面上混了三十多年的父亲回家来坐着羊皮筏子回家来了有人背着粮食夜里推门进来灯前认清是三叔老哥俩一宵无言只有水烟锅咕噜咕噜 十 个 海 子 》等 。 他 期 待 中 的 “ 黎 明 ” 与 “ 光线 ” 在 这 些 诗 中 反 复 出 现 , 甚 至 还 不 只 一次 用 了 “ 美 丽 ” 这 个 词 。 是 向 这 个 世 界 告别 ? 还 是 新 一 轮 焚 烧 之 前 暂 时 的 休 息 ? 也许 他 同 时 又 看 出 了 这 最 终 又 将 是 徒 劳 的 ?但 不 管 怎 么 说 , 从 中 并 不 能 得 出 为 什 么 他选 择19 8 9年3月 26日 这 个 日 子 突 然 离 开 人世 的 理 由 , 这 种 危 机 一 直 存 在 , 但 结 果 却并 非 必 然 。 从 他 的 诗 中 得 出 他 自 杀 的 原 因总 是 不 充 分 的 , 同 样 , 从 他 的 自 杀 去 理 解他 的 诗 更 是 没 有 多 少 道 理 的 。 他 生 命 中 另外 有 一 些 秘 密 ( 或 许 只 是 很 简 单 的 ) 永 远地被他 自 己 带 走 了 。的 诗留 了 下来, 就像他自 己 所期 望的“ 全部复活”。 这复活的 海子永远是 一个伤口 。 它集中了 我们这些和他一样的 人全部的死亡与疼痛, 全部的 呜 咽 和 悲伤 , 全部 的 混乱、 内 焚和危机; 人们纪念他, 就像纪念自 己的负 伤和思念多么像一个伤口 的黎明 。附注:①尼 采 :《 权力 意志 》 , 商 务印 书 馆19 9 1年版, 第259页.②《 十 九 世 纪 文 学 主 潮 》 , 第 二 分 册 , 人 民文学出 版社19 8 1年版, 第139页。谁的心思也是半尺厚的黄土熟了麦子呀!两座村庄和平与情欲的村庄诗的村庄村庄母亲昙花一现村庄母亲美丽绝伦五月 的麦地上 天鹅的村庄沉默孤独的村庄一个在前一个在后这就是普希金和我 诞生的地方风吹在村庄风吹在海子的村庄风吹在村庄的风上有一阵新鲜有一阵久远北方星光照耀南国星座村庄母亲怀中的普希金和我闺女和鱼群的诗人 安睡在雨滴中是雨滴就会死亡!夜里风大 听风吹在村庄村庄静坐 象黑漆漆的财宝两座村庄隔河而睡海子的村庄睡得更沉雨打一支火把走到船外去看山头被雨淋湿的麦地又弱又小的麦子!然后在神像前把火把熄灭我们沉默地靠在一起你是一个仙女, 住在庄园的深处月 亮 你寒冷的火焰你雨衣中裸体少女依然新鲜今天夜晚的火焰穿戴得象一朵鲜花在南方的天空上游泳在夜里游泳 越过我的头顶 高地的小村庄又小又贫穷象一颗麦子象一把伞伞中裸体少女沉默不语贫穷孤独的少女 象女王一样 住在一把伞中阳光和雨水只能给你尘土和泥泞你在伞中 躲开一切拒绝泪水和回忆敦 煌敦煌石窟像马肚子下挂着一只只木桶乳汁的声音滴破耳朵像远方草原上撕破耳朵的人来到这最后的山谷他撕破的耳朵上悬挂着花朵敦煌是千年以前起了 大火的森林在陌生的山谷是最后的桑林我交换食盐和粮食的地方我筑下岩洞, 在死亡之前, 画上你最后一个美男子的形象为了一只母松鼠为了一只母蜜蜂为了让她们在春天再次怀孕思念前生庄子在水中洗手洗完了手 手掌上一片寂静庄子在水中洗身身子是一匹布那布上粘满了水面上漂来漂去的声音庄子想混入凝望月 亮的野兽骨头一寸一寸在肚脐上下象树枝一样长着来, 是什么 时候读的这书呢?现在终于可以回 答出 这个问题了 。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 我有一个朋 友在出 版了 刚才说到的 “ 岩波文库”的那家出 版社工作。 我请这个朋 友复印 了 出 版社作为 资料保存下来的 那本书 的 第一版版本。 然后 , 我怀着亲近感着迷地阅读了 《 孔乙己 》。 刚开始阅读不久, 就读到了 “ 我从十二岁 起, 便在镇口 的咸亨酒店里当 伙计”这一行, 于是, 记忆便像泉水一般从此处涌流而出 。 这里所说的 镇子,就是经常出 现在鲁迅小说里的鲁镇。我本人也回 想起, 最初读到 这一节的 时候, 确实从内 心底里这样想道:“ 啊 , 我 们 村 里 成 立 了 新 制 中 学 , 这 真是 太 好 了 。 否 则 , 也 已 经 满 了 十 二 岁 的 自己 就 上 不 成 学 校 , 将 去 某 个 店 铺 里 当 小伙 计 ! ”19 4 7年 , 也就是 我12岁 的 时 候, 阅 读了《 鲁迅选集》( 佐藤春夫、 增田 涉译) 中这两个短小的作品 , 是作为我进入新制中学的贺礼而从母亲手里得到这个小开本书的 。 母亲是一个没什么 学问的人, 可她的一个从孩童时代起就很要好的 朋 友却前往东京 的 学 校里学 习 , 母亲以此作为 自 己 的 骄傲。 此人还是女大学生那阵子, 对刚刚被介绍到日 本来的中国 文学比较关注, 并对母亲说起这些情况。 我出 生那一年( 19 35年) 的 年底, 母 亲 一直没能从产后的疲弱中恢复过来, 那位朋 友便将刚刚出 版的岩波文库本赠送给她, 母亲好像尤其喜欢其中 的 《 故乡 》。 然而 , 两年之后 , 也 就 是19 37年 的7月 , 战 争 ( 抗 日 战编者注) 开始了 。 那一年的12月 , 占领争了 南 京 的 日 本 军 队 制 造 了 大 屠 杀 事 件 。 这时, 即 便在日 本农村的 小 村子里, 也已 经 不再能说起有关中 国 文学 的 话题。 于是, 我母亲便将包括岩波文库本《 鲁迅选集》在内 的 、她那为数不多、 却被她所珍视的书籍藏进一个小皮箱里, 直至度过整个战 争时期 。 在此期 间 , 我的 父亲去世了 , 我升入中 学 的 希 望也越来越遥远了 。 实 际上 , 也曾 听说母亲 打 也许庄子就是我摸一摸树皮开始对自 己的身子亲切亲切又苦恼月 亮触到我仿佛我是光着身子进出母亲如门 对我轻轻开着秋用我们横陈于地上的骸骨在沙滩上写下: 青春。然后背起衰老的父亲时日 漫长 方向中断动物般的恐惧充塞我们的诗歌谁的声音能抵达秋之子夜 长久喧响掩盖我们横陈于地上的骸骨秋已来临。没有丝毫的宽恕和温情: 秋已来临亚洲铜亚洲铜, 亚洲铜,祖父死在这里, 父亲死在这里, 我也将死在这里你是唯一的一块埋人的地方亚洲铜, 亚洲铜爱怀疑爱和飞翔的是鸟, 淹没一切的是海水你的主人却是青草, 住在自 己细小的腰上,守住野花的手掌和秘密亚洲铜 亚洲铜看见了吗? 那两只白 鸽子,它们是屈原遗落在沙滩上的白 鞋子我们和河流一起, 穿上它吧让我们亚洲铜, 亚洲铜击鼓之后, 我们把在黑暗中跳舞的心脏叫作月 亮这月 亮主要由你构成歌: 阳光打在地上阳光打在地上国 神 社 。 于 是 , 他 作 了 这么 一 番 发 言 : 在 海外 诸 国 中 ( 具 体 说 来 , 就 是 中 国 和 韩 国吧 ) , 有 些 人 说 是 “ 考 虑 一 下 历 史 吧 ” 。 国 内那 些 批 判 者 也 是 这 么 说 的 , 他 们 说 是 “ 考虑 一 下 目 前 国 际 关 系 陷 入 僵 局 的 情 况吧 ” 。 可 是 , 小 泉 首 相 认 为 自 己 的 指 向 是 未来 。 较 之 于 过 去 和 现 在 , 自 己 是 以 未 来 作为 目 标 的 , 是 以 与 那 些 国 家 在 未 来 共 同 构建 积 极 而 良 好 的 关 系 为 指 向 的 。 这 是 小 泉首 相 对 自 己 参 拜 靖 国 神 社 这 个 现 在 时 的行动所作的 发言 。我们日 本知 识 分子也在很认真地倾听着来自 海外的 批判 。 现在 , 不但政府那些领导人的声音, 因 特网 上很多人的声音也直接传了 过来。 他们把日 本在过去那个军国 主义时代针对亚洲的侵略作为具体问题, 批判日本现在的 政治 领导 人岂 止不进行反省 和 谢罪, 还采取了 将侵略战争正当 化的行动。在那种 时候, 自 己 竭 力 忘却 过去 , 在现实中又不负 责任, 在说到那些国 家与日 本的关系 时, 怎么 可能 构想 出 未来?日 本周 围 任何一个国 家的领导人以及那个国 家的民众,又怎么 可能信任这位口 称“ 那是自 己 的未来指向 ”的日 本政治领导人呢?!对于如此作为的小泉首相的未来指向,我们日 本知识分子持有这样的批判态度: 这种未来指向最大限度地否定了我们日 本这个国家和年轻的日 本人本应拥有的真正的未来。“ 我们生活于现在, 而生活于现在即是在迈向未来; 我们现在生活着, 呼吸着, 摄取着营养并四 处活动, 这都是为了 创造未来而从事的劳动; 我们生活于现在, 而且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工作,那就是创造未来; 因为, 这是为了 自 己 ,为了 社会, 为了 国际社会, 为了 国家, 为了 世界 ”接下去, 我要说说19岁 时在大学的 教室里为 之感动 、 并将这种 感动 贯穿 自 己 生涯的 、 有关定义未来的那些话语。 并不见得我的胸口在疼疼又怎样阳光打在地上这地上有人埋过羊骨有人运过箱子、 陶瓶和宝石有人见过牧猪人。那是长久的漂泊之后阳光打在地上。阳光依然打在地上这地上少女们多得好象我真有这么多女儿真的生下过这么多女儿真的曾经这样幸福用一根水勺子用小豆、 菠菜、 油菜把她们养大阳光打在地上黑夜的献诗献给黑夜的女儿黑夜从大地上升起遮住了 光明的天空丰收后荒凉的大地黑夜从你内 部升起你从远方来, 我到远方去遥远的路程经过这里天空一无所有为何给我安慰丰收之后荒凉的大地人们取走了一年的收成取走了粮食骑走了马留在地里的人, 埋得很深草叉闪闪发亮, 稻草堆在火上稻谷堆在黑暗的谷仓谷仓中太黑暗, 太寂静, 太丰收也太荒凉, 我在丰收中看到了阎王的眼睛黑雨滴一样的鸟群从黄昏飞入黑夜的 行为 还显示出 了 与承认历史 和 进行谢罪完全相悖的思维。 小泉首相在今年8月 15日进行的参拜, 就显示出 了 这种思维。 其实,较 之于 小 泉 首 相 本 人 一 意 孤 行 的 行 为 , 我觉得更为 可怕 的 , 是在小 泉首相 参拜靖国神社之后 , 由 日 本几 家大报所做的 舆论调查报告显示 , 认为 小 泉首相 参拜靖国 神 社挺好的声音竟占了 将近50%。小泉首相很快就要离开政权, 作为其最后的演出 , 他于8月 15日 参拜了 靖国 神社。 可那已 经 是过去的 事情, 作为 已 经 过去的 事物 , 挺好! 很多 日 本人也许是以 过去时态发出 了 这种支持的 声音。 然而 , 我却 无 法忘 却瓦莱里所说的 那些 话语人们 现在 所做的 一 切 , 都 是 在 创 造 未 来 , 准 备未 来 。 我 是一个已然7 1岁 的老年小说家, 我深为未来的日 本人的命运而忧虑, 尽管那时像我这样的老人已 经不在人世。 而且, 我, 还有我们 , 被一种 巨 大的 悔恨所压倒 , 那就是没能 在日本与中 国 、 日 本人与中 国 人之关系 这个问题上达到目 的并迎来巨大转机。你 们 必 须在当 下 的 现在 创 造出 明亮 、 生动、 确实 体现出 人的 尊严的 未来, 而非那个充满黑暗、 恐怖和非人性的未来。然而, 你 们是年轻的 中 国 人, 较之于 过去, 较之于当 下的 现在 , 你们 在未来将要生活得更为 长久。 我回 到 东京 后打 算对其进行讲演的 那些 年轻的 日 本人, 也是属 于 同一个未来的人们。 与我这样的老人不同 , 你们必须一直朝 向 未来生活下去 。 假如 那个未 来 充 满 黑 暗 、 恐 怖 和 非 人 性 , 那 么 , 在 那个未来世界里必 须承受 最大苦难 的 , 只 能是年轻的 你们 。 因 此, 你 们必 须在当 下的 现在创 造出 明 亮 、 生动、 确 实 体现出 人的 尊严的未来, 而非前面说到的那个充满黑暗、 恐怖和非人性的 未来。 我憧憬着这一切 , 确 信这个憧憬将得以 实 现。 为 了 把这个憧憬和确 信 告 诉 北 京 的 年 轻 人 以 及 东 京 的 年 轻 黑夜一无所有为何给我安慰走在路上放声歌唱大风刮过山冈上面是无边的天空春天,十个海子春天, 十个海子全部复活在光明的景色中嘲笑这一个野蛮而悲伤的海子你这么长久地沉睡究竟为了什么?春天, 十个海子低低地怒吼围着你和我跳舞, 唱歌扯乱你的黑头发, 骑上你飞奔而去, 尘土飞扬你被劈开的疼痛在大地弥漫在春天, 野蛮而悲伤的海子就剩这一个, 最后一个这是一个黑夜的孩子, 沉浸于冬天, 倾心死亡不能自 拔, 热爱着空虚而寒冷的乡 村那里的谷物高高堆起, 遮住了窗户他们把一半用于一家六口人的嘴, 吃和胃一半用于农业, 他们自 己的繁殖大风从东刮到西, 从北刮到南, 无视黑夜和黎明你所说的曙光究竟是什么意思传说献给中国大地上为史诗而努力的人们在隐隐约约的远方, 有我们的源头,大鹏鸟和腥日 白 光。西方和南方的风上一只只明亮的眼睛瞩望着我们。回忆和遗忘都是久远的。对着这块千百年来始终沉默的天空,我们不回答, 只生活。这是老老实实的、 悠长的生活。磨难中句子变得简洁而短促。那些平静淡泊的山林在绢纸上闪烁出 灯火与古道。期间曾 接触了 克尔凯郭尔等人的思想。 你刚才说到我在阅读鲁迅作品 的同 时, 把其中与现代存在主义相 通的 某些 要素 也一同 吸收过来, 并在此基础上 选择了 萨 特和 存在主义。 关于这种说法, 我从不曾 听人说起过,当 然, 我本人也从没做过这样的 联想 。 不过有一点 是可以 肯定的 , 那就是六年前我在《 北京讲演20 0 0》 里就曾 说起过, “ 在那段学习 以 萨特为中 心的 法国 文学 并开始 创 作小说的 大学 生活里, 对我来说, 鲁 迅是一个巨大的存在。 通过将鲁迅与萨特进行对比, 我对 于 世 界 文 学 中 的 亚 洲 文 学 充 满 了 信 心 。于是, 鲁迅成了 我的 一种 高明 而巧 妙的 手段, 借助 这个手段, 包括我本人在内 的 日 本学 者 得 以 相 对 化 并 被作 为 批 评 的 对 象 。 将鲁迅视为 批评标准的 做法 , 现在依然存在于我的生活之中。” 总之, 你刚才提出 了 一个很有意思的 问 题。 现在细 想起来, 鲁 迅确实和克尔 凯郭尔 并肩 站在黑 暗的 、 深不见底的 绝望 之海上寻找着希 望 至于你 说到 的 欧洲 人道主义, 我觉得有必要注意到法语中h u ma n i s me和 英语中h u ma n i s m的 细 微差异。问 : 说到 希 望这一话题, 我想 起了 您 于20 0 5年10月 出 版的《 别 了 , 我 的 书 ! 》 。 这是《被偷换的孩子》 三部曲 中的第三部长篇小说。 在这部作品 封面的 红色腰带上 , 我注 意到您用 白 色醒目 标示出 的“始自 于绝望的希望” 这几个大字。如果我没有说错的话, 这是您对鲁迅的 “ 绝望之于虚妄, 正 与希望相同” 在当 下所做的最新解读。当 然, 在您对这句 话的解读中, 希望的成分显然更多一些,更愿意在绝望中主动而积极地寻找希望。大江:( 大笑) 是的 , 这句 话确实源自 于鲁迅先生有关希望与绝望的话语, 不过, 在解读的同 时, 我融进了 自 己 的一些看法。 我非常喜欢《 故乡 》结尾处的那句 话“ 希望是本无所谓有, 无所谓无的 。 这正 如 地上的路 ; 其 实 地 上 本 没 有 路 , 走 的 人 多 了 , 也 便成 了 路 。 ” 我 的 希 望 , 就 是 未 来 , 就 是 新人 , 西望长安, 我们一起活过了这么长的年头,有时真想问一声:亲人啊, 你们是怎么过来的,甚至甘愿陪着你们一起陷入深深的沉默。但现在我不能。那些民间主题无数次在梦中凸现。为你们的生存作证, 是他的义务,是诗的良心。时光与日 子各各不同,而诗则提供一个瞬间。让一切人成为一切人的同时代人,无论是生者还是死者。 走出 心灵要比走进心灵更难。史诗是一种明澈的客观。在他身上, 心灵娇柔夸张的翅膀已蜕去,只剩下肩胛骨上的结疤和一双大脚。走向他, 走向地层和实体,还是一项艰难的任务,就象通常所说的那样就从这里开始吧。老人们白日 落西海李白黄昏, 盆地漏出 的箫声在老人的衣袂上寻找一块岸向你告别我们是残剩下的是从白 天挑选出 的为了证明夜晚确实存在而聚集着白花和松叶纷纷搭在胳膊上再喝一口水脚下紫色的野草就要长起在我们的脖子间温驯地长起群山划过我们的额头一条陈旧的山冈深不可测传说有一次传说我们很快就会回来脚趾死死抠住红泥头抵着树林为了在秋天和冬天让人回忆为了女儿的暗喜问 : 从20 0 0年12月 到20 0 3年11月 这三 年间 , 您创 作了 《被偷换的 孩子》 、《愁容童子》 和《 两 百 年 的 孩 子 》 共三 部 长篇小 说 ,同 时创 作了《在自 己 的 树下 》 和《致新人》这两部随笔集。 从这五部不同 体裁的作品 中可以 发现一个 明 显 的 特点这些 书 名 或内 容里都醒目 地含有孩子、 童子和新人的字样。 您这样做的动机是什么 ?大江 : 为 了 拯救孩子们 , 为 了 他们能 有一个美好的 未来! 我这次到 中 国 来, 一个很重要的工作, 就是到北大附中去进行演讲。在我的 一生中 , 我曾 进行过很多 演讲, 但这次在北大附中的演讲, 是这很多演讲中最重要的 一场演讲。 我今年七十一岁 了 , 最多 还可以有效工作五年, 活上 十年 , 已 经 谈不上什么 未来了 。 可是孩子们必须走向 未来, 而且, 他们在未来将会生活得更为长久。 因 此,他们必须在当 下 的 现在就要开始 创 造美好的未来, 而不是充满黑暗和恐怖的未来。为了 帮助他们实现这个憧憬, 就像我在《 别了 , 我的书! 》结尾处已经表明 的那样, 我要把这个世界上的各种“ 征候”都告诉他们。这就是我的 动机, 也是我晚年的 工 作。 尤 其在目 前这个严峻的时刻, 我越发相信鲁迅先生这样一句 话: “ 我想: 希望是本无所谓有,无所谓无的 。 这正如 地上 的 路; 其实 地上 本没有路, 走的人多了 , 也便成了 路。”我要告诉北京的孩子和东京的 孩子, 只有当 他们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和解, 并在此基础上展开友好合作时, 鲁迅的这些话语才能成为 现实 。 其实 , 在去北大附中 演讲的 前一天晚上, 夫人曾 从东京 打 来长途电 话, 要我在讲演当 天的早晨多吃一些早餐, 以增强体力 , 嘱 咐我“ 为了 日 本, 为 了 孩子们 , 为 了 未来, 一定要努力 作好这场演讲! ” 我已 经和北京的 孩子们约 定, 回 到 日 本后 , 我一定面对日 本的孩子们作同 样的演讲( 特别 鸣 谢: 光 明 讲坛 ; 感 谢许 金龙 先生全文翻译了 大江先生的演讲) 为了黎明寂寞而痛楚那么多的夜晚被纳入我们的心我不需要暗绿的牙齿我不是月 亮我不在草原上独吞狼群老人的叫声弥漫原野活着的时候我长着一头含蓄的头发烟叶是干旱月 光是水轮流渡过漫漫长夜村庄啊, 我悲欢离合的小河现在我要睡了 , 睡了把你们的墓地和膝盖给我那些喂养我的粘土在我的脸上开满花朵再一次向你告别发现那么多布满原野的小斑秦岭上的大风和茅草趴在老人的脊背上我终于没能弄清肉体是一个迷向你告别没有一只鸟划破坟村的波浪没有一场舞蹈能完成顿悟太阳总不肯原谅我们日 子总不肯离开我们墙壁赶在复活之前解释一切中国的负重的牛就这样留下记忆向你告别到一个背风的地方去和沉默者交谈请你把手伸进我的眼睛里摸出 青铜和小麦兵马俑说出 很久以前的密语悔恨的手指将逐渐停留在老人们死去之后在孩子们幸福之前仅仅剩下我一只头颅, 劳动和流泪支撑着同 井上 厦等著名 作家 , 在国 会议 事 堂 召 开大型记者招 待会, 谴责日 本右 翼 篡 改 历 史教 科 书 , 要 求 尊 重 历 史 , 面 对 历 史 , 对 中 国等受 侵略的 国 家进行战 争 赔偿 , 以 此 警醒日 本下一代记住那段侵略 历 史 , 不 要 重 犯历史错误。第四 次访华20 0 2年2月 , 访问中 国 作家莫言故乡 , 并顺访中 国 社会科学 院 外 文 所。 同 月 , 日 本N HK电 视台 播放其与 中 国 作 家 莫 言 的 对谈《 文学应该给人光明 》。第五次访华20 0 6年9月 上 旬 接 受 中 国 社 会 科 学 院的 邀请再度访问 中 国 , 于9日 对该院 学 者发表 题 为 《 北 京 讲 演20 0 6》的 演 讲 。 这 是 大 江继 六 年 前 所 作 《 北 京 讲 演20 0 0后 》外 , 第 二次在该研究机构发 表讲演。 同 日 , 在西 单图书 大厦出 席为 其新著 《 别 了 , 我的 书 ! 》以 及《 愁容童子》和 随笔集《 我在暧昧的 日 本》的中 译本举行的 签售仪式 。 这是大 江 第 二 次在该处做签售活动 。10日 在 北 京 大学 附 属 中 学 面对中 学 生发表讲演《 走的 人多 了 , 也便成了 路》。 该标题引 自 鲁 迅 《 故 乡 》结 尾 处 最 后 一 句 线日 出 席中 国 社会科学 院 外 文 所举办 的 “ 大江 文学 专题讨论会”, 以 该所所长陈 众议 为首的 诸多 学 者将从不同 角 度对大 江 文 学 展开讨论。 莫言等中 国 作家 也应 邀出 席 会议并发表论文。12日 至13日 间 , 大江前往南京参观大屠杀纪念馆, 与那次大屠杀的 幸存者和研究南京大屠杀的学者进行座谈。14日 , 应日 本国际交流基金和在京日 本人会的 邀请, 在长富宫进行题为《 鲁迅・中国・我》的讲演。 而阳光和雨水在西斜中象许多晾在田 野上的衣裳被无数人穿过只有我依旧向你告别我在沙里为自 己和未来的昆虫寻找文字寻找另一种可以飞翔的食物而黄土, 黄土奋力地埋尽了我们, 长河落日把你们的手伸给我后来张开的嘴用你们乌黑的种子填入谷仓立在田野上不需要抬头手伸出 就结了叶子甚至不需要告别不需要埋葬老人啊, 你们依然活着要继续活下去一枝总要落下的花向下扎两枝就会延伸为根民间歌谣行到水深出坐看云起时王维平原上的植物是三尺长的传说果实滚到大喜大悲那秦腔, 那唢呐象谷地里乍起的风想起了 从前人间的道理父母的道理使我们无端的想哭月 亮与我们空洞的神交太阳长久的熏黑额壁女人和孩子伸出 的手都是歌谣, 民间歌谣啊十支难忍的神箭在袖口下平静的长成新专栏身体政治首 先 就 获 得 了 胜 利 。 于 是 , 我 们 在 大 街 上看 到 的 女 性 之 间 的 徒 手 搏 斗 , 她 们 几 乎 出于 同 一 门 下 , 一 起 吐 口 水 , 一 起 扯 头 发 , 然后 一 致 性 地 高 举 双 手 , 犹 如 两 只 螃 蟹 互 掐脖 子 , 空 虚 的 下 盘 拼 命 站 稳 立 场 , 臀 部 以空 前 的 肥 硕 高 高 翘 起 , 凸 显 女 性 的 身 体 意志 。 男 性 为 什 么 不 愿 意 跟 女 性 缠 斗 ? 因 为他 们 视 这 些 招 数 为 不 雅 之 举 , 有 娘 娘 味儿 。 掐 什 么 脖 子 ? 老 子 一 拳 就 可 以 送 你 回老 家 ! 而 缺 乏 一 招 制 敌 技 术 的 男 人 , 一 言不 发 , 他 们 白 刀 子 进 红 刀 子 出 。 所 以 , 手 无缚 鸡 之力 的 宋 江 , 用 刀 宰 杀 阎 婆 惜 是 符 合英 雄 语 法 的 , “ 手 刃 ” 一 词 , 在 男 性 手 里 获得 了 干 净 、 迅 捷 、 快 意 恩 仇 的 美 感 。 相 比 之下 , 掐 死 的 意 象 就 显 得 阴 鸷 而 粘 滞 , 比 较猥 琐 。 正 因 如 此 , 在 那 些 搞 笑 的 港 台 动 作片 里 , 复 活 的 僵 尸 们 直 立 跳 跃 , 双 手 木 棍般 平 伸 , 只 以 掐 脖 子 为 己 任 , 同 样 体 现 了一 种 阴 骘 的 搏 杀 意 图 。 这 也 可 以 解 释 民 间有 关 鬼 掐 脖 子 的 传 闻 , 并 非 空 穴 来 风 。但 是 在 西 语 中 , 掐 脖 子 获 得 的 胜 利 并不 比 动 用 武 器 获 得 的 差 , 即 使 那 些 真 正 的英 雄 也 喜 欢 使 用 这 个 方 式 。 比 如 , 力 大 无比 的 赫 拉 克 勒 斯 面 对 赫 拉 派 来 的 两 条 毒蛇 , 刚 满 八个 月 的 英 雄 却 毫 不 费 劲 地 把 毒蛇 扼 死 在 摇 篮 里 。 后 来 国 王 召 他 去 服 役 ,他 得 到 神 的 启 示 , 答 应 为 国 王 完 成12件 苦差 。 其 中 , 他 再 次 使 用 绝 技 , 扼 死 了 铜 筋 铁骨 的 涅 墨 亚 森 林 的 猛 狮 。 扼 杀 的 修 辞 含义 , 在 文 字 造 型 上 显 然 比 掐 脖 子 要 华 丽 庄严 得 多 , 尽 管 实 质 并 无 差 异 。 再 看 看 武 松 、李 逵 杀 虎 , 就 非 常 清 楚 地 暗 示 我 们 : 存 在于 汉 语里 的 掐 脖 子 , 根 本 不 是 英 雄 的 身 体政 治 。深 宫 高 墙 内 是 掐 脖 子 频 频 施 展 的 理想 领 域 。 神 秘 的 宫 廷 床 榻 之 间 , 恩 仇 总 是像胭 脂 香 味 一 样 扑 面 而 来 , 所 以 掐 脖 子 的意 象 开 始 出 现 分 野 : 一 是 为 “ 挤 ” 出 真 相 ,一 是 为 掐 断 真 相 的 诉 说 , 在 铁 钳 一 般 虎 口青T HE T I MESFORWARD年推动时代29T HE YOUT H P US HES 没有一位牧人不在夜晚瘦成孤单的树没有一支解脱的歌聚集在木头上的人们突然撤向大平原象谷地里 乍起的风茑和女萝平静地中断情爱马兰花没有在婚礼上实现歌手再次离开我们孤独地成为人间最深处秘密的饮者, 有福的饮者穷尽了一切聚集在笛孔上的人群突然撤向大平原稻米之炊忍住我的泪水秦腔啊, 你是唯一一只哺育我的乳头秦腔啊是我的血缘哭从来都是直接的支支唢呐在雪地上久别未归被当成紫红的果实在牛车与亲人中悄悄传进城里我是千根火脉我是一堆陶土梦见黑杯、 牧草、 宇宙梦见红酋和精角的公牛千年万年是我为你们无休止的梦见黄水破门而入编钟, 闪过密林的船桅又一次我把众人撞沉在永恒之河中我们倒向炕头老奶奶那只悠长的歌谣扯起来了昊天啊, 黄鸟啊, 谷乔啊扯起来了泡在古老的油里却 丝 毫 没 有 它 的 不 方 便 。 ”掐 脖 子 尽 管 效 果 明 显 , 但 一 直 没 有 成为 刑 法 当 中 的 主 流 惩 罚 方 式 , 它 被 后 世 放大 为 扼 杀 、 绞 杀 、 上 吊 等 科 学 方 式 进 行 , 逐渐 脱 离 了 其 徒 手 意 义 。 但 死 亡 的 模 样 没 有实 质 改 变 。 按 照 马 丁・莫 内 斯 蒂 埃 《 人 类 死刑 大 观 》的 说 法 , 扼 杀 “ 不 像绞 刑 那 样 会 使人 产 生 色 情 反 应 ” 。 这就 充 分 说 明 , 掐 脖 子的 死 亡 过 程 , 当 事 人 至 少 在 弥 留 当 中 , 是体 味 到 了 色 情 实 质 的 , 如 此 命 赴 黄 泉 , 可以 作 为 对 死 亡 的 小 补 偿 。 正 义 的 刑 法 不 可能 让 罪 犯 体 验 到 快 感 , 刑 法 是 黑 色 的 。 所以 , 性 虐 恋 中 的 窒 息 快 感 , 以 及 对 女 性 实施 的 掐 脖 子 流 氓 手 段 , 则 显 然 符 合 这 个 濒死 生 理规 律 。村上 春树有篇奇怪的 小 说叫 《 掐 脖 子鸟 与星期 二的 女人们 》, 立意充 满性 暗示 :“ 附 近 的 树林里 , 有 一 种 鸟 的 叫 声 , 听 起 来像被掐 到 脖子似的 , 我们就叫 它 掐 脖 子鸟 ” 在 平 淡 的 叙 述 里 , 情 色 暗 示 无 处不在 , 某种 程度上也体现了 投射在纸窗 上的 日 本人的 情色剪影 。 而东瀛电 影 《 感官 王国 》不过是纸窗内 的 真实 操作: 两人私 奔到一家旅馆, 没日 没夜地沉醉在肉 欲高 潮 中 ,为求得更高的 欲念满足, 两人以 互掐 脖子和 其 他 世 人 眼 中 变 态 的 行 动 进 行 性 交 。 最后 , 阿部定在性交高潮 之时勒死了 吉藏 , 并割下了 对方的 阳 物 。 当 然, 我们不能据此就认为 日 本文化是掐 脖子的 产物 。在此, 不应该 忘 记的 还有 郁 达夫 。19 4 5年8月 29日 晚上约9时, 日 本宪兵把郁达夫活活掐 死。 据说理由 是日 本宪 兵怕 用 枪会发出 枪声, 用 刀 怕 留 下血痕。 我看这个理由不大充分啊, 擅长用 刀 的 倭寇, 看来没有采取 “ 手 刃 资 深 翻 译官 赵 廉 ” 的 壮 烈 方 式 , 他们竟 然使用 掐 脖子的 古老手法 ! 化 名 “ 赵廉” 的 作家在军国 主义的 虎 口 里嘶叫 , 但没有来得及说出 , 他的 话连同 他的 喉结一并粉碎在南洋的 沙土上。新专栏身体政治青T HE T I MESFORWARD年推动时代31T HE YOUT H P US HES 根是一盏最黑最明的灯我坐着坐在自 己简朴的愿望里喝水的动作唱歌的动作在移动和传播中逐渐神圣成为永不叙说的业绩穷人们轮流替我哺养儿女石匠们沿着河岸立起洞窟一尊尊幸福的真身哪我们同住在民间的天空下歌谣的天下平常人诞生的故乡天长地久老子隐隐约约出 现了平常人诞生的故乡北方的七座山上有我们的墓画和自 尊心农业只有胜利战争只有失败为了 认识为了 和陌生人跳舞隐隐约约出 现了平常人诞生的故乡啊, 城南岸的那些城饥饿、 日 蚀、 异人一次次把你的面孔照亮化石一次次把你掩埋你在自 己的手掌上城门上刻满一对双生子的故事隐隐约约出 现了平常人诞生的故乡小羊一只又一只在你巨大的覆盖下长眠夜晚无可挽回的清澈荆棘反复使我迷失方向乌鸦再没有飞去太阳再没有飞去一个静止的手势在古老的房子内 搁浅啊, 我们属于秋天。秋天只有走向一场严冬新专栏书生在线努力 , 还需要一些远在星辰之外的运气。C .北 京军艺是个让人长翅膀的地方, 许多人在这里改变了 命运, 长出 了 巨...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主页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haizishicirenwupian/1342.html

上一篇:诗歌精读海子且读书系 面朝大海 春暖花开 感受 下一篇:海子诗全集(精)
  • [海子诗词人物篇]海子诗全集(精)
  • [海子诗词人物篇]海子诗选_20首
  • [海子诗词人物篇]诗歌精读海子且读书系 面
  • [海子诗词人物篇]海子的诗歌经典
  • [海子诗词人物篇]海子及其诗歌介绍
  • [海子诗词人物篇]海子人物及诗歌鉴赏
  • [海子诗词人物篇]海子眼里的乡村
  • 公益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