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海子诗词人物篇 >
2020 01-11

谁能给我海子的诗《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全文

Comments 阅读:

  

  他走的时候,天空飘着絮絮下落的雪花,大片大片地,落在行色匆匆的行人身上,也落在了我的心头。作为一个已生活了很久也熟知这大千世界方方面面的人,我似乎全然没在乎这冬日里最后的一次雪景,默默地跟在他的身后,看着他那熟悉而有些瘦小前倾的身影,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之中……

  二十多年前,我与他相继来到了这个家。他做着哥哥的角色,我则扮演着小弟。我俩童年的时光是伴着泥巴与猪草过来的。

  那是七十年代的后半期,刚刚拨乱反正后的人们,神色依旧残存着时的紧张与不安,生怕哪天又再出一伙革命再革命的阶级敌人,所以大都老实、本分。农村的生活还是那样清淡无味,农民的生活还是那样饥一顿饱一顿,没有固定的来源与衣食保障,大都只能靠着自家那几亩田地过日子。为了接济生活,母亲便养了几只鸡与一头猪,作为生活开支的少许来源。

  记得没上学前,我俩每日的必修课就是一人一笼的猪草。在地里,我们争着抢着比赛着,干完活后,那才是我们最自由也最快乐的时光,没有大人管,哥哥就领着我疯了一样地满村子跑,没有目标,没有时间。跑累了,我们就用黄土和成泥巴去玩泥人。我没有超乎寻常的想像力,好像那时他的思维却格外活跃,他能在三五分钟内就捏出好看逼真且耐看的各色动物的头像来,所以每每在我哭得泪流满面的时候,他总能出其不意地从身后拿出一块泥捏的动物来哄我。后来上了小学,我依然喜欢着他用泥捏的动物。多年以后,我总还是时时记起那时的情景,也许自幼生在黄土高原,所以便也自然不自然地与这黄土泥巴结下了不解之缘。

  童年的故事有许许多多,是回忆,也是淡忘……已赞过已踩过你对这个回答的评价是?评论收起

  仅仅两句,用文本说话可称之为交待了时间地点和人物。那么,这样一个地方会有些什么呢?一幕黑夜里的孤独,一处戈壁滩的荒凉,一个人的悲音不绝。除了死亡般的空寂,没有任何可以言说的东西。也许诗人故意要在生命的过程中寻找到这样一种洗涤灵魂情感的鬼域。

  当一个人恣肆汪洋的情感无处宣泄,只能在内心掀起狂潮的时候,这种折磨,于其留存于生命中燃起熊熊大火,煎熬原本就寂寞如秋的灵魂,不如让另一种境界取而代之,这种境界就是空寂。这是一种近乎自虐般的自我意识行为,让空寂完全占领身体,进而,从每一个毛孔渗透内心,达到灵与肉的完美统一。也在这个时候,生与死达成和谐。或者说,这正是生命进程中情感发挥到极致时,生对死亡的肯定和召示。

  这四句,已充分的说明了海子内心的寂寞是何等的巨大,这简直就是生命的黑洞,吞噬着一切。人生百味在这里不停的流失:幸福、失落、悲伤,爱情、亲情、友情等等,痛苦的时候,我连握住一滴泪水的力量都没有,在强大的自然和人类整体的愚昧面前,我一无所为,我发不出任何声音。这便是诗人想要告诉人们的真实意图。

  今夜的德令哈,在诗人内心深处,无疑正制造着无上的绝望,这座荒凉的城,这座让诗人真切体会了生不如死的境界的地方。每一秒钟都在吞噬着诗人的善良和博大的情怀。

  唯一的,最后的,这是极端的表达,是人类目前所能发出的最绝望的呼声,是一切词语的尽头。在诗歌上,在生命中,在宇宙间,最后的,唯一的就是死亡的。

  也许诗人还没有把肉体和灵魂交给上帝,但这一夜悲音不止的吟唱,就决定了唯一的结局,海子将会在这一天,失去一切,失去诗歌、失去情感、也失去创作的才华。

  当然,这不是永久的失去,但是,这种空洞的弥展,侵蚀了诗人的灵魂。如同原本水草丰盛的湿地,突然在一片火海中枯竭全部的美。

  诗人就是这样的一种资源,而寂寞和人与人之间因隔阂而产生的冷漠与不理解是绞杀诗人的极端的匕首,没日没夜的插在诗人心中最敏感的区域,无论是谁,也不可能长时间忍受这种精神上的折磨。

  是的,能够写出《日记》这样诗歌的诗人,只有死亡,这篇看似充满性情的诗歌,事实上,才是诗人真正走向死亡的绝望。

  诗人在物质上是富有的吗?不是,诗人是贫穷的,但是诗人也是坚强的,诗人的手里握着石头,诗人的品质也象石头。 品质不等于情感,全诗由一种极为细腻的情感织成一幅完整的画面,诗人除了对抗着死亡之外,除了坚守自己石头般的信仰之外,诗人还能做什么呢?

  “让胜利的胜利,今夜的青稞只属于他自己”,这是诗人的不彻底,之所以不彻底。我们不能责怪诗人。海子也是人,生活在中国五千年文明史形成的固执的意识形态下,海子就不可能完全脱离汉族人的气息,而独立于诗歌之上,所以,这句话,无疑是一种有气无力的陈述,以中国人特有的良心,在诗歌中完成最后一口呼吸。

  一切都在生长,包括诗人内心的黑洞也在扩大着、扩大着,开始还是压迫思想和情感,最后就是完全的虚脱,甚至包括肉体本身的坍塌。诗人在仅有的意识下,游走于生死的幻境中无力自拨。姐姐,这个泛指,是一个无限温暖的称谓,当诗人内心呼唤着姐姐的时候,今夜,德令哈,唯一能够替诗人抵挡无边无际的寒冷的,这仅仅是这个词汇的模糊的意识......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主页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haizishicirenwupian/239.html

上一篇:诗人海子为什么会死? 下一篇:适合集体朗诵的诗歌
  • [海子诗词人物篇]适合集体朗诵的诗歌
  • [海子诗词人物篇]谁能给我海子的诗《姐姐
  • [海子诗词人物篇]诗人海子为什么会死?
  • [海子诗词人物篇]诗人海子的经历如题 谢谢
  • [海子诗词人物篇]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
  • [海子诗词人物篇]海子情诗
  • [海子诗词人物篇]知道海子的朋友来看看
  • 公益广告